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灵魂深处 >> 番外·罗布泊·合

番外·罗布泊·合

楼兰王一定是被霍虎上了身, 再没别的可能了。杀手雷克哈尔坦左手上戴着五枚戒指, 分属五个不同的人, 没有错。

“你杀了……不, 你在梦里看到的情景,都杀了谁?”展行低声问张辉。

张辉与展行走在前头, 林景峰与狄清走在队伍后面。

外人看上去, 正是楼兰王子雷克哈尔坦带着哈萨克小酋长入城, 身后另一名杀手——雷克哈尔坦的搭档, 伊尔哈特抓回来另一名哈萨克将军。

张辉想了想, 道:“他们俩都死在我手上。其中伊尔哈特在宫廷阻止我,你的哥哥……被狄清附体的那人追上来,都死在我手里。”

展行两相印证,登时十分清楚,说:“还有你父王也挂了。”

张辉:“嗯……是这人渣王子干的,不干我事。”

展行道:“所以小师父戴的戒指,狄清手上的戒指,还有他父王的戒指,全在雷克哈尔坦尸体的手上, 我算是明白了。怎么还少一个?最后那个一定是唐悠……”

张辉想起来了:“还有王后!”

展行:“……”

张辉:“唐悠戴了哪个戒指?”

展行心想,这下唐悠彻底悲剧了。

“你什么时候拣了个小媳妇,也不告诉我们?”展行饶有趣味地打量楼兰四周建筑, 楼兰城历史的原貌早在计算机建模上便看过, 然而置身其中, 却别有一番意味。轮台古城, 且末遗址,高大挺拔的棕榈树与带有印度、中亚结合的风情建筑有种巧妙的调和感。

石塔受到吹袭,在此处呈现出温带的沙漠红,一层层的泥土黏合而成的圆形尖顶皇宫顶端雄伟充满古朴意味。

张辉低声答:“小狄胆子不大,你别把他吓着了,本来打算过几年再去看看你们,他的身世……也着实没头绪。我上回寻找僰母的月蛊,受星蛊指引一路北上,到黄龙去,发现海子边躺着他,月蛊就在他的身上。”

展行道:“还为这事和你哥吵了一架,对吧,小狄说的。”

张辉沉默不答,展行道:“这很明显不划算嘛,娶了媳妇忘了哥……”

张辉:“不是你想的这样,别听小狄胡说,他总喜欢什么事都朝自己身上揽。”

展行好奇道:“那你喜欢他啥?楚楚可怜,小鸟依人的模样?”

张辉道:“他……其实挺有主见,没攻击性不好么?都得像你这么爱折腾?”

张辉随手刮了刮展行的脖颈,展行自嘲地笑了笑。

过了一会,张辉说:“我喜欢他是因为有一天……嗯,我把他带回锦屏的时候,我哥不在家,有天早上,我睡过头了,起床的时候,发现他在我房间外的院子里……你记得院里有木桩不?我和我哥练武用的。”

展行同情地点头:“记得,我院子里也有呢,给小师父用的。”

张辉说:“我看到他蹲在木桩前面,给练武用的桩子画画,上色,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觉得他挺可爱的。于是就……喜欢上他了。”

展行:“……”

张辉摸了摸头,摆手道:“算了,这么说挺奇怪,别问了。”

展行决定买个几大桶油漆,回去把自家院里的木桩全画成林景峰模样——“漠然”的双眼,面瘫,碎发,让他每天起来自己揍自己。

狄清在队伍后面小声道:“你们……嗯,林哥。”

林景峰低声道:“叫我景峰。”

狄清忽道:“景峰,请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林景峰眯起眼想了一会,道:“快七年了。”

狄清抿着唇,点了点头。

林景峰:“怎?你想问七年之痒?”

狄清忙笑道:“没有的事,挺……羡慕你们的,嗯。”

林景峰只觉得这小孩颇有点不知所谓,或许是不擅于与人沟通交流,但再见到张辉,狄清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不再是欲语还休模样,遂揶揄道:“你箭法不错,比小贱还强了。”

狄清睁大眼道:“都是辉哥教的,展行……他很强吗?”

林景峰想了想,答:“也不算很强。”林景峰实在无法给展行下一个综合实力评价,有什么特别厉害的本事嘛,没有。然而要说他弱,又完全不是那回事。

“他就是一只……张牙舞爪,却……人畜无害的……”林景峰斟酌很久,下了定义:“白痴……哈士奇。敌友不分,精力旺盛。”

狄清笑得打跌,理解地点头。

张辉带着三人进入王宫,卫兵退下,一名手执权杖的祭司上前咕咕地说了长篇大论,张辉也听不太懂,反复重复几句话。

“我让他允许我们去看国王。”张辉小声道。

展行:“他们看不出你是冒牌的吗?”

张辉答:“暂时还没,不过我觉得快了……”

那祭司一脸不悦,转身走了,又愤怒地朝林景峰喝骂,用手杖敲打林景峰的头,林景峰蓦地火了,正要还手,展行连忙喊道:“他是你爸!”

林景峰反应过来,躬身点头,乖乖挨打。

四人被带进王宫侧边,一个大胖胡子,呼哧呼哧地瘫在大胡床上直喘气,中年妇人衣着华贵,直挺挺地躺在地毯上。

那胖胡子正是霍虎,皇后成了唐悠,二人终于等到救星来了,霍虎眼泪哗哗地:“你们可算来了——”

张辉吩咐几句,当惯少祭司的人自有种颐指气使之感,侍女们退了出去,数人围成一个圈,开始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

霍虎打了个奶嗝儿,胡须上沾满牛奶,听数人把事情经过分析完,问道:“你确定?”

林景峰无奈道:“八九不离十,我看外头快开战了,下一步得怎么做,你们有没有主意?”

霍虎托着腮帮子想了一会,说:“哥以前听过,密宗传说中倒是有这么回事。”

“人死后若对生平不如意之事有所眷恋,会将怨念伏藏,交予下一位得到藏物的人。”霍虎比划道:“让人进入他所想的世界,改变他的做法,方能善终。”

张辉道:“你是说,我们现在身处的地方,都是他灵魂里构造出来的世界?”

霍虎迟疑点头:“这不是过去,密宗将这个意识构造出的地方,叫做‘境’,你得完成他托付之事,再回到来处,方能离开这里。”

林景峰道:“你是怎么判断的?”

霍虎道:“喏,小唐。”

被唐悠俯身的王后拉开窗帘,说:“你看外头,看得出么?”他把一个东西交到展行手里,赫然是羊皮纸卷着的自制望远镜。

“你太彪悍了吧,才一天时间,连望远镜都磨出来了……”展行旋转镜筒,望向远方。

“什么也没有啊。”展行喃喃道。

唐悠:“对啊,本来应该有什么?”

展行:“不就是应该什么也没有的吗。”

唐悠炸毛道:“地平线呢?你再仔细看看?”

展行心里一惊,再次勘察远方,果然地平线不在,远处是一层灰蒙蒙的雾。

唐悠叉腰道:“很明显啊!这个世界有边界,他不知道在这外头发生过什么,思想只能抵达那么远……”

林景峰问:“我们要怎么离开?回到来处是什么意思。”

霍虎说:“那个地下洞穴,你记得么?”

唐悠把望远镜劈手夺过:“怎么可能记得?这连卫星定位器都没有……罗布泊那么多遗迹……”

展行啊的一声:“孔雀河的下游!就在城外!”

话音未落,楼兰城内喧哗起来,到处都是飞箭,哈萨克族已经开始全面攻打楼兰城。

皇宫内外响起卫兵们的大声呼喝,有人冲进皇宫,嚷嚷着架上国王朝外走。

林景峰当机立断道:“到城外去,这里不能呆,马上要打起来了!”

人齐了,所有人掉头跑出皇宫,张辉把守卫呵斥开,整座城内箭雨纷飞,百姓慌张哭叫,四处躲避。

楼兰城门大开,骑兵蜂拥而出,孔雀河北岸哈萨克军对天放箭,大部队开始渡河。

两岸一片混乱,一场谋划已久的大战终于拉开序幕。

展行跑得气喘,呼哧呼哧:“我……这身体太弱了,要死了要死了……”

林景峰转身不由分说,横抱起展行开始狂奔。

“现在去哪!”林景峰大喊道。

展行:“罗布泊!孔雀河的尽头!”

林景峰横抱着展行,回头道:“虎哥他们呢!被冲散了,糟了!”

张辉护着狄清,挥开匕首一路朝他们汇合,被数十骑兵围困住,展行道:“你去救他!”

展行拣了一张弓,勉强拉开箭,一箭射翻张辉身后偷袭骑兵。

哈萨克人认出了自己族的小酋长,各个手执长刀愤然大喊,上前接应,一人穷凶恶极捞起展行,上马就跑。

张辉奔至河边,展行一颠一颠被抓走了。

“不——”展行道。

“小贱!”林景峰吼道。

展行在那哈萨克骑兵大腿狠狠一咬。

“啊——”那忠心士兵登时惨叫,展行摔在地上,转身跑向河岸。

“等我!”林景峰喝道。

横里一根流箭飞来,射中展行肩膀,登时血花四溅。

“小心!”张辉吼道。

“辉哥——!”狄清叫道。

场中万军霎时停了交战,展行冲向孔雀河,咚一声跳下水。

张辉越过林景峰,一个猛子扎了下水。

紧接着扑通,扑通两声,张辉与狄清同时入水。

孔雀河的洪涛隆隆声不绝,从天的尽头而来,淹没了整个战场。

“儿子呐——!”霍虎动情吼道,气喘吁吁地跑到河边,一跃进水。

上万楼兰军:“……”

唐悠提着裙摆冲向孔雀河,凄怆尖叫道:“王上——!”

楼兰军&哈萨克军:“……”

又是扑通扑通两声,楼兰国王和王后一起跳孔雀河了。

刹那间水流铺天盖地,湍急冲刷,将六人带往下游尽头的罗布泊,展行连着咳了几口水,只觉眼前一片黑暗,被一股巨力扯进了深不见底的漩涡中。

轰一声,世界重归静谧。

再睁眼时,依旧是那个空旷寂静的山洞深处,水声散尽,展行轻轻喘息,从林景峰肩前抬起头。

“没事了?”霍虎站在天秤下,愕然问。

张辉紧紧搂着狄清,二人望向天秤。

“应该……没事了吧。”展行缓缓道:“和你做的梦不一样,张辉?”

张辉点了点头:“选择投河自尽,诅咒没有发生,应该就结束了。”

展行吁了口气,走上前去,张开双臂,摇摇晃晃地踏上秤臂。

林景峰道:“去哪?”

展行说:“把他们葬在一起吧,怪可怜的。”

林景峰小心地移动,二人各站一端,将雷克哈尔坦与哈萨克小王子的尸体从棺中抱了出来,放在一起。

霍虎又抛出绳圈,扯下铜棺,小心地将他们尸身并排放进棺里安置好。

展行侧头端详一会,说:“这样不好,抱着好。”

于是他们调整刺客与王子的动作,让他们抱在一起。

天秤祭坛缓缓倾斜,朝悬崖下摔去,发出一声巨响。

林景峰松了口气:“总算把张辉找到了,现在怎么上去?”

展行探头探脑地朝悬崖下看:“这条地下河通往塔里木河吗……哎小师父,怎么……这是幻觉?”

祭坛落下悬崖后哗哗声不绝,河水疯狂上涨,林景峰愕然转头,色变道:“快跑!”

“朝哪里跑啊!”唐悠刚喘得一口气,又被吓得够呛。

地下河于短短数秒内咆哮着淹没了整个洞穴,展行扑噜噜地吐着气泡,手腕被林景峰紧紧攥住,水压将他们挤上岩穴顶端。

三秒后,砰的一声巨响,星夜里,盐晶地层被冲开上百个喷泉,把他们甩了出来。

展行头昏眼花,刚爬起又脚下打滑,被林景峰抱着踉跄上岸。

水流越来越多,数人惊魂未定,纷纷爬上湖岸。

“我明白了……”张辉上气不接下气说:“诅咒……解除了,难怪,现在罗布泊又灌满水了……”

“终于完事。”展行直挺挺躺在地上。

众人一番有惊无险,总算完成任务,当即累得话也顾不上聊,脑袋挨着脑袋,脚朝不同的方向躺下,看着头顶璀璨星空。

“这里很快又将成为绿洲了。”林景峰喃喃道:“有水很好。”

展行嗯了声,转过身,枕着林景峰的胳膊闭上双眼。

狄清低声道:“辉哥终于回来了……”

张辉笑了笑:“当然得回来,怎能扔下你一个?”

狄清侧着身,温顺地倚在张辉肩前。

凉风习习之夜,罗布泊蔓延开去,方圆百里荒漠焕发生机,又一年春到花好,干旱离去,烟尘消散。

——番外·罗布泊·End——

喜欢灵魂深处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灵魂深处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灵魂深处最新章节 - 灵魂深处全文阅读 - 灵魂深处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灵魂深处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逆命娇藏我就是这般好命穿成大佬的小仙女洪荒巫妖传(GL)创校联萌神路深山有鬼秒秒的咖啡店修真在异界饲鬼一杆进洞笑看妃乱我和妲己抢男人贵宠娇女十二国记 应你千年夜宴保卫国师大人阴毒妃嫔憨攻的春天山下一家人夜来公主香异世情缘(GL)半山烟雨过江湖[综]神之御座那个魔王不好惹
完本推荐: 死来死去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逆命全文阅读亲昵全文阅读诡行天下全文阅读喵斯拉全文阅读完美关系全文阅读为你摘下满天星全文阅读[综]水杉之刃全文阅读红线记全文阅读金风玉露全文阅读北方没有你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我家徒弟又挂了全文阅读穿成爱豆对家的亲妹妹全文阅读忠犬变成猫全文阅读喜相邻全文阅读朽木充栋梁全文阅读完美爱情全文阅读[机甲]优等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九天诡秘之主小阁老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众神世界重生校园做学霸斗武乾坤盛唐小园丁火影:我被封印了六十年我真是非洲酋长仙宫九天神皇至尊特工旱魃神探北斗冷宫娘娘有喜啦大唐之公子世无双身为勇者被魔王俘虏了该怎么办快穿反派不好哄太渊魔法纪元流浪地球新纪元向往的生活之抢镜大师请魅惑这个NPC伏天氏苍穹之上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庶道为王宋先生你又装病天下第九

灵魂深处最新章节手机版 - 灵魂深处全文阅读手机版 - 灵魂深处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灵魂深处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