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天师 >> 第九七章

中途虽然出了一点小意外,但并没有影响岳轻与谢开颜的兴致,从海洋公园出来之后,他们并没有急着回酒店,而是在下午时候又绕了城市一圈,上了城市附近的一座名山。

这山坐落于城市之旁,山势不高,但视野开阔,曲径通幽,山上还有一家饭馆,里头做的佛跳墙颇有名气,岳轻带着谢开颜上来的时候正好还有一个座位,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向前看去。

天边的一抹残阳束成一线红光,红光之下,周围山势尽收眼底。

岳轻看了附近两眼,眉头突然轻轻一跳,玩味说:“有点意思。”

“怎么?”谢开颜问。

“你看前方。”岳轻信手指向窗外,此地多山,前方山峦重叠,下呈村落良田,他现在所指的就是左右靠近自己的两座山。说来这两座山乍看上去也颇为奇异,俱是山顶植被苍翠茂密,一侧树木奇高成一线翠绿,一侧树木又盘旋生长成为圆形峰顶。

“那看上去一线的叫做旗,看上去是圆形的叫做鼓,郭璞在《迁城记》中有言,左旗右鼓,全闽二绝……”

“风水很好?”谢开颜也听明白了。

“你觉得呢?”岳轻一笑,反将问题抛回给了谢开颜。

“你会这样问,一般是不好了。”谢开颜同样一笑,竟然看也不看,直接回答岳轻。

岳轻难得哑然片刻,旋即欣然道:“算是给你猜对了。”

不想这话刚才说完,旁边就传来不悦的声音:“这里的地形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不管是古人还是今人,大家都说好,怎么你们偏偏你们两个小家伙就说不好?”

这话响起的突兀,岳轻循声看去,就见旁边坐着一位大约四五十上下的中年人,中年人身旁还跟着两个肌肉结实的年轻男子,在双方视线相对的那一刻,这两个年轻男子眼神中闪现一缕精光,腰间微鼓,如同正要下山的猛虎一样盯着岳轻两人,气势汹汹。

然后他们就被谢开颜轻飘飘扫了一眼。

只听“砰”的一声,年轻男人手边的茶杯掉在地上,碎成了八瓣,里头的茶水跟着溅了一地。

他们与谢开颜对视的时候,中年人正打量着岳轻,并没有注意岳轻身旁在他看来太过女气与非主流的小年轻,因此听见身旁传来的声音时候不由疑惑地扫了自己人一眼。

年轻人忙道:“不小心碰倒了。”

中年人微微点头,再一次转脸看向岳轻:“我看你这么年轻,也懂得风水?”

岳轻方才随意扫了这几人一眼,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他淡笑一声,不想和这些人纠缠太多,随口道:“略知一二。”

中年人同样淡淡一笑,说:“风水的事情,略知一二就出来指点江山,未免也太过不讲究了,难道没听过风水望形一事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吗?”

“你说的是。”岳轻再次回道,他内心既然差不多猜出这这个中年人的身份,就不想多沾是非,毕竟昨天才和纪骏侃着说绝对不再闹出事情来,不让法律有朝他所前往的方向普照的机会,这才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呢,可别回头又啪啪啪打脸了。

但岳轻不想惹麻烦,麻烦却偏偏往他身上靠,岳轻摆明了不想多说,那中年人却不愿罢休,还非引经据典地再说:“郭璞的《迁城记》你既然看过,就知道郭璞在书里已经写得很明白了,将士左手掌旗右手按鼓,意味着身后有千军万马,而旗鼓两山之后也确实山脉悠长丛麓,正是护龙伴主龙,缠缠绕绕而行的架势,再有中间盆地上水田如同阶梯,每到秋收,黄金一片,不可为步步登高行行丰收之意吗?不管从任何方面来看,都乃是大发特发将才的福地,宝地!”

岳轻听到这里,哭笑不得,他再认真看了中年人一眼,又见跟在中年人身旁的两个年轻人在中年人说话的时候面露尴尬,还有一点闪烁,目光也从谢开颜身上转移到了其余地方不住打量,似乎生怕看见什么熟人似的,顿时明白自己没有认错。

要说到了这个位置,有点风水喜好倒不少见,少见的是喜欢就喜欢了,居然心痒难耐地在路上随便拉个路人就开始侃风水的知识,也不怕风声传了出去,日后不好高升。

不过……

岳轻目光微微一闪,要在这种地方高升,只怕是痴心妄想了,还不如想想怎么平安的下去比较靠谱。

想罢,他慢悠悠说:“你和我萍水相逢,对这里我有我的观点,你有你的观点,你现在究竟是想要怎么样?”

中年人其实眉重鼻挺,面貌刚直,身材保持得也非常不错,并没有普通中年人松弛的肥肉以及啤酒肚。他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一手按着膝盖,对岳轻目光炯炯:“我也没想怎么样,不过有道是理越辩越明,你欺负山不会说话,我和你闲着说说总行了吧?”

岳轻:“……”

他看着中年人的目光都钦佩起来了,心想这人还真是自信啊,这都想要给这里的风水做个代言了!

他一本正经谦虚说:“其实对风水知识呢,我确实是只知道一二,恐怕不能和你仔细讨论。”

中年人神态微缓,正想开口,不想岳轻继续说:“不过我看风水不行,但给人看相还正是个中好手,不如风水的事情我听你的,看相的事情你听我的?说完之后,咱们就各自散伙吃东西,谁也别辨谁?”

谢开颜:“……”

中年人一伙:“……”

中年人一伙:这该不会就是个骗子吧!

本来气势沉沉目光炯炯的中年人听见这话,顿时也无言以对了,但话说到这里,光自己说对方不回应也没什么意思,他抱着姑且一听地态度说:“好,你说,我听。”

岳轻笑道:“我观几位面目非凡,身上威风赫赫,虎口有老茧,眉头有刑纹,腰间带着——”

他的目光飞快向两个年轻人下边一睃。

中年人一伙心中一凛,两个年轻人连忙用外套掩了掩腰侧的位置。

岳轻压低声音,突然一脸神秘:“腰间还带着东西。可见啊……”

中年人飞快问:“可见什么?”

岳轻呵呵笑道:“可见不知什么时候就要出去火并了不是吗?刑纹乃主官非,现在已经入木三分,非同一般,恐怕祸事将近,旁边两个人还没什么,你这个领头的不知什么时候就要身陷囹吾,最近除了谨言慎行,多加小心之外,恐怕还是要防范于未然,不要太过自信,相信什么风水宝地啊!”

中年人一伙:“……”

中年人面色变得极淡,点头说:“好了,我知道了。”

岳轻又笑:“你看,我就说我看相不赖是吧?”说完了这句话,恰好佛跳墙也上了桌,他懒得再理旁边的那些人,招呼了谢开颜一声,径自享用起美味来。

或许是有了之前看相的插曲,这一顿饭倒是吃得安安生生,坐在隔壁桌的人再没有开口,当岳轻与谢开颜吃完离开之后,中年人也才享用完自己的食物,带着身后两个跟班前往停车的位置。

这时天边的绯红早已收束在云层之中,星垂四野,正于触手可及的穹顶上闪闪发亮。

到了偏僻的停车位置,两个跟班没有了顾忌,其中一个抬起手“啪”地敬了礼,对中年人说:“首长,我去开车。”

中年人随意摆摆手,示意对方自己过去,自己则站在原地遛弯散步,并与另外一个警惕着周围的年轻人说:

“小宋,难得出来一趟,你就歇歇吧,难道在自己的地盘上还会出事情?”

小宋一板一眼说:“首长,职责所在,不敢轻忽。”

中年人叹了一口气:“唉,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刻板了一点;今天也什么都好,就是最后碰着了一个不着调的家伙!”

小宋:“……”

这个时候,就算是十分警惕的小宋也忍不住腹诽道:首长,不是我要说您,实在是您私下的喜好也太上不了台面了,说好听点那是玄学知识,说不好听点那不就是封建迷信吗?再说了,您沉浸在这玩意里头这么多年,平常闹着闹着要给营里摆设布置,说要让大家兴旺起来,亏得你是营里最高长官,就算听见了风声,大家都装聋作哑,没揪着这件事做文章。可依着你的想法摆了这么多年,大家也没看出那究竟有什么好的效果来啊!倒是最近营里还出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精神一凛,连忙端容肃颜,就算是在脑海中也不敢深想了。

车子这时候已经倒好停留在中年人身后,中年人却不急着上车,而是走到山崖边沿,眉头微锁,看着笼罩在黑暗中的群山自言自语:“不会啊,依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里怎么都是一个大发特发的福地才是,在这里居住的人,必然人财两旺,哪怕不旺,看这山这水,怎么也不至于反出祸事吧?”

这时手机的铃声突然搅破了山上的安宁。

小宋连忙将长官放在自己这里的电话拿出来,瞅一眼来电显示,快步上前递给中年人:“首长,是部队里来的电话。”

“哦?这个时间?”中年人眉头更皱,他接起电话喂了一声,面色顿时一松:“行,批了,你们立刻整装。我也立刻回去主持工作,再叫上参谋部的人。”

来自部队里的通话很快结束,没两分钟时间,中年人已经将一切吩咐完毕,挂了通讯就往车子方向走去,对小宋说:

“行了,回去,上头发下特殊指令,要出一次几个军区联合的小型秘密军演活动,奇怪,这种事情怎么会临时通知。”

“是什么样的军演?”小宋连忙问道。

“联合作战,对抗作战,都需要。”中年人说罢,声音忽然转为严厉,“这次我放你们两个下去参加,给我长长脸,回头我把你们两个正式提干起来,听明白了没有?”

不管是开车的年轻人还是守在中年人身旁的小宋,全都面色激动,大声答应,要不是车厢内部狭窄,恐怕他们都能站起来回话!

解决完了这件事,中年人放松背脊靠在座位上,想道:

每一次军演最后看头的就是对抗作战了,都几年没有好兆头了,这几年来他狠抓训练,希望自己的军区能在对抗中取得胜利,把别家的给拼掉……拼掉?

他一闪念间想起了什么,突然有点迟疑:

“小宋……”

“首长有事?”小宋连忙出声。

“刚才我们见到的那个年轻人是怎么给我们看相的?”中年人问。

“他?他说我们会惹官非,最近运气不好要出事,还说我们马上就要火并。”小宋重复一遍,接着就笑道,“我们又不是黑社会,火并什么啊,要也是像现在这样军——”

他的话卡在这里。

车厢中的几人面面相觑。

小宋:“这……这他是不是认出了我们的身份,故意把军演说成火并?”

中年人沉眉:“糊涂!上头的机密任务刚刚下达,他怎么可能会知道不久之后有军演?”

小宋:“那……”

该死,这究竟是巧合还是一不留神遇到真佛了?不管怎么说,先把人给查清楚,免得一个不慎走了宝!

中年人定定神:“回去你们查查那个年轻人的身份,动作务必要快!”

就在中年人举棋不定的时候,岳轻也和谢开颜回到酒店之中。

刚刚进入大厅,就有一位坐在大厅沙发上,正由路老板作陪的三十岁上下,穿着西装的男子站了起来。

他戴着金边眼镜,面色淡淡,打量着岳轻与谢开颜也不先开口。

还是旁边的路老板连忙介绍:“岳大师,谢大师,这位是我们省里的第一秘,许大秘!”

许大秘这时矜持地笑了一下,开口的第一句话是:

“你是谢大师?”

第二句话是:

“跟我走一趟吧。”

岳轻也笑了。

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来带犯人走呢!

喜欢天师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天师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天师最新章节 - 天师全文阅读 - 天师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请魅惑这个NPC光暗之匣天师蛊毒我的鬼神郎君亲爱的弗洛伊德青行灯罪爱安格尔·晨曦篇破云死亡万花筒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超感应假说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前夫高能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天命新娘
完本推荐: 每天都在要抱抱全文阅读说好的绝症都被我救活了全文阅读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神医重生厨娘子全文阅读不一样的影后全文阅读难以放手全文阅读黄半仙=活神仙全文阅读别打扰我赚钱全文阅读忍冬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全文阅读[娱乐圈]离婚协议全文阅读壮妻全文阅读诡行天下全文阅读假太监老公太无赖全文阅读福宝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倾城小佳人全文阅读二婚被大佬宠上天全文阅读咱俩没完全文阅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道魔医开天录百家祭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重生妖女策天下星际之星海无尽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赝太子我的房分你一半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一见你我就想结婚山河盛宴猛卒他是狮子超强兵王在都市造化之王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玉玺记伏天氏我的学姐会魔法子夜十重生写推理小说家有庶夫套路深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异界铁血商途洪荒历诡秘之主超神机械师秒秒的咖啡店这题超纲了

天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师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