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天师 >> 第八八章

天色很快黯淡下来,太阳落下,远方的星辰逐一亮起,在天幕上烁烁生光。

今夜不止有星有月,还有灯。

阎大勇的别墅里头,客厅里正亮着灯,岳轻闲着没事,随手抓来一本本子,在上面涂涂画画,耳中顺便还能听见低低的佛音自二楼的位置传来,那是谢开颜在念《清净明晦法》的声音。

随着这道不疾不徐,低徊绕梁的声音在室内再三徘徊,前方突然传来脚步声,佛音犹在耳际没有消散,谢开颜已经走到岳轻身前,在岳轻身旁坐下。

岳轻放下手中的本子:“情况怎么样?”

谢开颜:“我已经帮他驱散恐惧,睡过一觉之后,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岳轻点点头,旋即对谢开颜招招手。

谢开颜:“?”

他不解岳轻的意思,但依旧前倾过去,凑到岳轻身前。

然后一只手指落到了他的眼睛上。

微温的触感停留在眼皮上,像一颗小小的火星自这里向下落去,然后在心口炸开,炸得谢开颜神思有些晃动。

岳轻的手一顿,继而收回。

谢开颜:“……怎么了?”

岳轻挑起眉梢,十分讶异:“不专心的人居然问我这个专心的人怎么了?”

两人面对着面。

岳轻很自然地开口说:“我本来以为你能够自己调整过来,但现在看来,你还在对过去所看见的事情耿耿于怀?”

谢开颜喃喃道:“我不是……”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解释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真的有所犹疑?

但心中的感情在刚才已经给了他明确的答案,在脑海有意识的前一刻,完全本能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确实犹豫摇摆,念念不定,不能猜测岳轻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自己是不是真的值得岳轻喜欢。

岳轻做了个手势,温和但坚定地打断了谢开颜未尽的话,他冷静地说:“你在过去看见了什么?差不多就是我抛弃你,我说不喜欢你,或者我另结新欢吧。”

谢开颜沉默片刻,他再次开口,声音有自己都没能发觉的低落与徘徊:“我看见你拒绝我……”

拒绝也许有别的原因。一个声音在谢开颜心里说。

不,你自己清楚,没有任何别的原因。另一个声音又在谢开颜心里冷静反驳。

而后两道声音合而为一,因为谢开颜自己清楚明白,所以变得无尽宏大,也因为无尽宏大,他才有现在的彷徨:

没有人比你更知道他是谁。他说不爱你的唯一理由既是——

他不爱你。

客厅里静悄悄的。

天花板的吸顶灯在不知何时黯了黯。

岳轻对谢开颜说:“他在过去拒绝了你,但我在现在接受了你。你觉得无所适从?”

谢开颜已经分辨不清楚自己的内心,过去变成一块块零散的片段,他曾以为自己已经弄懂,最后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明白。

这时,岳轻十指交握,声音和煦:

“那么假设,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分为两个人站在一起,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光从天顶照下。

谢开颜的眼睛里清楚地倒影出岳轻眼中的光。

一种名为理性的色彩。

今天晚上不适合说太多这些东西。岳轻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暂时离开了客厅,将空间留给谢开颜好好思考。

走到外头的院子,夜晚的冷风扑面而来,不知哪来的阴影在天空上一晃而过,遮住了大半星空和月亮。

岳轻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一眼,也没太在意。

他只是对着黑夜长叹了一声。

不管是大美猫还是小美猫,自家猫绕在迷宫里出不来了怎么办?

他并非没有回到过去,并非没有成为“帝君”,因此,在谢开颜说拒绝的那一刹那,他已经清楚了对方的想法。

或者能说是自己的想法。

那时候他对于谢开颜的想法确实只止步于“养大了一个孩子”上边。

他确实不爱他。

并且在当时,他与我,一定都这样觉得:

孩子还小。他会见到更多的人,碰到更多的事,许久许久以后,他才会明白,究竟什么才是他真正想要,真正喜爱,真正一生不悔的人和事。

此时,正在这栋别墅的隔壁,阎喜来正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休息。

躺在他身旁的老婆在喝了一碗加入调料的汤之后,就在床上沉沉睡去,床铺的旁边放在一个小摇篮,摇篮里头的女婴正握着小拳头,咬着拇指,睁着一双黑葡萄的大眼睛在黑暗里看他,傻傻地还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阎喜来有点心酸,爬起床来,难得把孩子抱起来放在臂弯里轻轻摇晃。

但从没有和他接触过的小婴儿很不给面子的大哭起来:“哇——”

但只住着三个人的别墅中,会保护她的那一个已经沉沉睡去,很可能再也醒不来了。

阎喜来叹了一口气,哄道:“乖,乖,爸爸的小宝宝会帮爸爸的对不对?等爸爸发了财,就让闵道长多给你烧香做法,帮助你在下面成仙,做个鬼仙岂不是要比做人好得多?小宝宝也一定这样觉得是吧?你还会有弟弟,有妹妹,到时候要记得庇护他们哦——”

随着摇晃的进行,阎喜来臂弯里的孩子习惯了这样的碰触,渐渐停止了哭声,只剩一两声哭后的饱嗝不时响起来。

这时窗户外边突然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房间里的温度在瞬间凭空降了三、四度,阎喜来皮肤暴起一片鸡皮疙瘩,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这……这是道长来了!

念头闪过的时候,但阎喜来看见屋子里的水晶球凭空平移一个小小的距离之后,他再也没有疑问,匆匆用襁褓捂着小婴儿的嘴,便抱着孩子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别墅,沿着前方的阴冷,朝不时有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天空上的月亮和星星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乌云遮住,村中的灯火开始次第熄灭,但再一细看,又似有一团浓雾将这些灯火一一遮住,最后只留下了两栋位于村口的联排别墅,阎大勇一家与阎喜来一家。

黑夜之中,闵道长准备充足,只见他身着道袍,一手拿拂尘,另一手拿着一枚小小的铃铛一样的东西。

说也奇怪,这铃铛在闵道长手中摇晃,响起的不是“叮铃铃”一样清脆的声音,而是沉闷犹如空气爆破的声音,并能在闵道长的指向之中传递到特殊的位置。

阎喜来正是循着这道声音,一路来到了闵道长所在的山道之上。

闵道长所在的位置正式山间院子之前,通往村子的下山下路之上,站在这里朝下俯瞰,整个村子的格局尽入眼中。

当阎喜来穿着拖鞋与睡衣,抱着小婴儿气喘吁吁来到此地的时候,婴儿的小脸已经被襁褓憋红,正一抽一抽地喘着气。

闵道长自阎喜来手中接过这个小小的孩子,表现得反而比阎喜来更为耐心,只见他解开了婴儿的襁褓,又轻轻拍着小婴儿的背让她喘气,等襁褓中的婴儿缓过一口气,又开始大哭起来,才不悦对阎喜来说:

“我不是让你好好把孩子带来吗?她要是在我开始之前出了什么事,十个你捆在一起都赔不起!”

“是是是……”阎喜来惶恐说道。今天晚上也不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跳如擂鼓,总觉得将会发生什么计划之外的事情。他舔了下嘴唇,不由说,“道长,既然东西到齐了,我们就开始吧?”

“我都没急,你急什么?都这时候了,你也不想和自己的孩子道个别,说两句话?”闵道长不咸不淡说。

“这不是未来她会成为鬼仙吗,到时候还要依赖她的庇佑呢。”阎喜来讪讪笑道。

闵道长眼神诡异地看了阎喜来一眼,同样捻须微笑:“这个嘛,说得也是很有道理的,既然日后的时间还长,也就不急在这一时半刻里了。”

阎喜来顿时面露喜色,但没想到闵道长说归说,手上依旧不疾不徐地拍着婴儿的背,并且目光下视,自村中格局上扫过,当看见前后两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以及正中央形如半月的地形之后,闵道长再一次感慨说:

“你知道你们村子的这个形状是什么讲究吗?”

“道长你以前说过,村中的形状像是半弯的月亮,所以叫做半月之地,是一个小富格局,因为只是小富,气运有限,所以村子里富起来的人是有定数的,一旦到了那个数,除非富起来的人出了什么事,否则后边的人不管再有本事,也是起不来了。”阎喜来忙回答,自从房子建好而自己哥哥立刻败运之后,他对于这些风水的事情是深信不疑,记得牢固极了。

“那是骗你的。”闵道长笑嘻嘻说。

“道长?!”阎喜来张口结舌。

“你真是蠢货,”闵道长一甩袖,冷笑道,“要是我告诉你底下的地形是众星环聚,伴月而生的大富之地,村中起星越多,村子里越兴旺发达,你还能离间村子里的人,让已经有了钱过得好的他们相信鬼母的传说,把自己生下来的孩子丢弃?”

阎喜来讷讷说不出话来,他心中有点不妙的预感,觉得今天晚上的事情确实要脱离他的计划。

但闵道长再一次慢悠悠说:“不过呢,你也不用太过难受,因为这地形既不是半月地形,也不是伴月地形。我再指给你看看,你看那条这条下山的小道和那条出村的小道,弯弯曲曲像是什么?你看你们村所在的地形,确实像是个胖胖半月没错,但再换个角度来看……像不像是女人分娩时候鼓起来的肚子?”

“看出了像女人的肚子之后,你再看这两条小道,是不是一条是营养通道,一条是排泄通道?”闵道长的唇角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抱月怀胎,虽然不是发富发贵的好格局,但却是这是生旺人丁的大格局,人丁一旦生旺起来,富贵也在等闲之中了,至于你们村子为什么多年没有发起来,当然是因为走向不对,坐地坐错,面向排泄而背对营养,能得什么好处?如果掉了个头,只怕早就由村变县,由县变成卫星县了!”

“当然了,现在这个生旺人丁的大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自从你这两三年来,一连给我偷了八个婴儿之后,我时时血祭,这里的格局已经从发阳世变成了发阴世,所以你们只要住在这里,不管如何做,最终必然是年年衰败,人丁稀少,最终断子绝孙。当然,这些人恐怕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不管阴阳,九为极数,只等我手中的你的婴儿落下去,这里必然孕育一位真正的鬼胎,这个鬼胎秉天地之造化而成,一出身恐怕就有寻常鬼仙的能力,日后自会为我驱策,让我在那个地方有一席之地,这就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阎喜来脑袋糊成了一团浆糊,吃吃说:“道、道长……”

闵道长又若无其事地继续:“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在这时候和你说那么多?因为现在的你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了,看在你这么多年替我勤勤恳恳办事的份上,我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吧。”

“道长!”阎喜来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闵道长迅雷不及掩耳向前一推,他的双脚顿时离开了山道,这个人朝山下跌去,等空中响起一阵起来的惨叫。

闵道长喋喋笑道:“女子怀胎分娩必然见血,你就做个先驱,替我完成这一伟大格局吧!”

言罢,他突然转向上山前路的黑暗之中,阴恻恻说:“客人既然来了,怎么不出来一叙呢?”

黑暗向两侧分开。

岳轻自黑暗中走出。

喜欢天师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天师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天师最新章节 - 天师全文阅读 - 天师txt下载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死亡万花筒蛊毒超感应假说前夫高能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天师丧病大学亲爱的弗洛伊德光暗之匣我的鬼神郎君请魅惑这个NPC破云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罪爱安格尔·晨曦篇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天命新娘青行灯
完本推荐: 黑乌鸦白乌鸦全文阅读为了和谐而奋斗全文阅读明目张胆全文阅读尼罗神归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傲剑凌云全文阅读独宠丑夫全文阅读今天也没能成功离婚全文阅读[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全文阅读豪门长嫂:BOSS狠狠宠全文阅读仙绝全文阅读不朽神王全文阅读恋上一片雪全文阅读END全文阅读我信了你的邪!全文阅读吻痣全文阅读穿越魔皇武尊全文阅读武装特警全文阅读[机甲]优等生全文阅读红楼之英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攻略世界要死一千次乘龙佳婿特种兵王在山村万古第一帝冷宫娘娘有喜啦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山河盛宴石塔门一不小心就无敌啦斗武乾坤神医凰后婚后忽然得宠玄幻都市之属性加到爆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众神世界造化之王承包大明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觅仙道掌欢有钱仙宫盛宠之将门嫡妃叶安抗日之铁血战魂火爆全才仙医大府小事都市剑说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流浪地球新纪元

天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师txt下载手机版 - 楚寒衣青的全部小说 - 天师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