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超感应假说 >> 第50章 巨人来了

第50章 巨人来了

晚上,由于杜苑的极力阻拦,澹台梵音刚走到大门口便被粗鲁的拉了回来。杜苑哭着恳求她留下来,并承诺一定会付给她一大笔钱,要多少给多少,哪怕她要金银珠宝、古玩玉器都可以满足。

澹台梵音寻问杜苑为何不搬到别处去住,她却坚称自己搬到哪儿,这鬼就跟到哪儿。最重要的是她不能放弃到手的钱,如果离开这栋房子,那么遗产就一分也拿不到。

澹台梵音哑然,转念又想这不失为一个好机会,考虑再三,只得答应下。

沈兆墨自知阻止不了她,同时也很在意事态的发展,便提出一起留下来,以便保护她的安全。杜苑纵使心中不愿,但为了自身的生命安全,也就一咬牙一闭眼一并应下。

客房在一楼前侧,澹台梵音和沈兆墨的房间并排挨着。墙壁很薄,隔音很差,加之澹台梵音耳朵又好使,因此就是不情愿也还是能听到隔壁房间内的响动。由于在房间内呆着实在太无聊,百无聊赖间,她开始慢慢根据声音猜测墙那边沈兆墨在干什么。

嗯……在整理床铺,这么长时间?是要把被褥整个换一遍吗?

在……翻书?还是翻资料?

终于要喝水了,还以为他属骆驼的从不知道渴呢!

这在来来回回干什么?围着房间散步?

这是……咳咳咳!

澹台梵音猛咳了几声。布料摩擦的响声时高时低、时隐时现的响起,几分钟后,淋浴器的水声随之传来。

瞬间,澹台梵音感到一阵火热窜上脸颊。

“我……呃……”

听着隔壁的水声,她开始逐渐坐立不安起来。

犹豫半天,澹台梵音决定上屋外转转,避一避。倒不是心中有什么杂念,仅仅单纯感觉偷听他人洗澡实在是太不成体统了,即便偷听本身就不像话,但方才那些跟此时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墙壁上微弱的灯光,让整个走廊充满了神秘古堡的气息,加上不知从哪扇没关紧的窗户外吹进来的阵阵阴风,便更加的应景。

澹台梵音打了个冷颤,随手拉开距离最近的窗帘,一束皎洁的月光顺着窗户照进来。

当从吵闹的一天中结束孤身一人的时候,当一切归于宁静时,白天的种种都变的虚幻而飘渺。那感觉就像是结束了表演的演员,做了一个完美的谢幕,重新回归到了自己。

不知不觉,澹台梵音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发起了呆,思绪逐渐飘到了九霄云外……

嘶——嘶——嘶——

像是蛇爬行时发出的声音,又像是有谁拖着脚在地上行走的声响,无论是哪个,从声音的拖沓程度判断,体积都不小。

思绪被猛地抽回,澹台梵音浑身寒毛直立,后背紧贴着墙壁竖起耳朵凝神听着远处的奇怪动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很难听出是从哪里传过来的。

正在此时,通向大厅的墙壁上,在灯光的照射下,逐渐形成一个模糊的影子……

顿时,澹台梵音倒吸一口凉气,双手紧紧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

那是一个巨大的人形身影,光投在墙上的影子就不止5米,而墙壁上的灯光绝对没有倾斜的那么厉害。沉重的呼吸声夹杂着阵阵恶臭随着影子轮廓的渐渐清晰变得越来越重,那仿佛从地狱深处爬上来的恶鬼的低吼声,粘稠、沉闷、空洞,根本就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脚步声每响一次就如同胸腔中的心脏直接被大锤敲击一样,震得生疼。

自己能做什么?澹台梵音的大脑一片空白,一直佩戴在手腕上那串开了光的佛珠此时此刻竟偏偏落在了屋里。

唯独一件事她很清楚,绝对不能让它看见,也不能去看它。无论正在走廊上行走的东西是什么,现在都不是探明它的时机。

用尽最后的力气,澹台梵音缓缓低下身,双臂抱膝,坐在地上,随后尽可能的压低身体,眼睛一刻不松懈的盯着墙壁上的影子,心中祈祷着这东西千万不要过来。

她就这样保持不动,静静听着,听着那拖沓的像蛇爬行一样的脚步声慢慢变远,默默看着,看着那硕大的黑影变得模糊不清,最终消失在墙面上。

后来……

“澹台!澹台!澹台!”

肩膀被像疯了一样的晃动……

“澹台!你怎么了!澹台!”

…………

“澹台!振作点!”

澹台梵音空洞的双眼闪出微弱的光芒,等沈兆墨再次使劲摇她的肩膀后,她才终于回过神来。

“你到底怎么了?”

环抱着澹台梵音跪在旁边的沈兆墨,正握着她的手,一脸紧张的望着她,而被他包裹住的冰冷的双手,正在不住的发抖。

“……我……”澹台梵音费尽心力,也仅仅在颤抖的唇齿之间挤出个“我”字。

沈兆墨静静望着她,发现看着自己的双眸中慢慢地涌出一片水泽。自从相识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般惊慌,这般无助。

“能站起来吗?”沈兆墨柔声问。

澹台梵音默默点头,右手扶墙,几次尝试爬起来,可每次都是膝盖还没伸直便两脚一软,跌坐下去。

“我坐坐……坐一会儿就好,你先回去吧。”澹台梵音强打着精神,说道。

沈兆墨轻叹一声,脚往前挪几步,一只手放在澹台梵音头后,一只挎着她的双腿,胳膊一使劲将她整个横抱起来。

“你就是坐到明天也好不了,回屋!”

沈兆墨冲着臂弯里宛如木头人一般完全没有反应的澹台梵音喊了一句,随后,抬脚就往背后的房间里去。还好,澹台梵音方才出门只是把门掩上,没有关紧,沈兆墨单用一只脚就轻松的把打了开。

他走进屋,把澹台梵音放在床上让她坐好,顺手抄起搭在旁边椅背上的大衣抖了抖,披在她身上。干完这些,他走出了屋,没过多久端进来一杯冒着白烟的热水,塞进她手中。

沈兆墨转到她面前,蹲下身,捧起她的手,把杯子往她嘴边推的近了些。

“喝口水吧。”

澹台梵音听话的张开嘴,沈兆墨顺势捧着她的手喂了她几口,然后擦了擦她的嘴角。

“……是看到了什么,对吗?”

心脏像是钢铁铸成的澹台梵音,一般的东西肯定不会把她吓成这样……就是说她看到的东西,她自己也无法解释。

听到这话,澹台梵音缓缓地把视线从杯口移到沈兆墨脸上。

“看到什么了?”

“你……”澹台梵音总算有了点反应,踌躇不安的问:“信……我吗?”

沈兆墨愣了下,反问:“我何时不信你?”

澹台梵音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调整好情绪,“我方才看到那个歌利亚了,虽然只是印在墙上的影子。”

沈兆墨一怔,“就是《圣经》里的巨人?活的?”

“我见过巨人症患者,没有哪个像那东西一样,简直像是从恐怖片里走出来的,它……太巨大了,身似乎体很重,脚不能完全抬起来,整个在拖着脚走路,身上散发着臭气。”

“你确定那是人?”

“……我不确定……”这还是澹台梵音第一次对自己没有信心,“不管那东西是不是人,它都很有可能就是出现在杜炳渊谋杀现场的那只手印的主人。”

沈兆墨没有说话,他在仔细思忖。

“它能把人的头颅摘下来吗?”他问。

“……它走路速度不快,可以判断为身体的重量导致行动迟缓,不过不代表力气不大,假如那真是某个物种的变异,完全有可能做到。现在我最想知道的是这种怪物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房子就这么大,那玩意儿藏在哪儿?它每天晚上在屋子里溜达,就没人注意到?还是整家人一到夜晚就选择性失聪?!我清楚这房子里闹鬼,或许还有别的东西,谁也没告诉我这儿闹的怪物是那样的!”

“冷静点。”沈兆墨拍了拍她的手臂,“是选择性失聪还是有意隐瞒明日一问便知,必要的话还可以打电话增派人手,当然最好还要提一句,要选择那些胆大的过来。你这不怕死的都能被吓成这样,常人见了还有命吗?”

“你……”澹台梵音恼怒的看向他,“要不然下次你也体会一回?如果你能面不改色的直视它,我敬你是条汉子!”

“不必。”沈兆墨平静回答,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事,立刻一改态度,训斥道:“你怎么会待在走廊上?不是让你没事儿在屋里好好待着别瞎跑吗。”

“还不是……”澹台梵音一顿,尴尬的移开视线,‘还不是因为你洗澡的声音让我待不下去了’这句话打死都不能说出口。

“还不是……我……”她抿了抿嘴,低下头,不由自主的脸颊一热,“我要去找鬼,找出杜苑害怕的原因!”

“大晚上的?”

“就是要晚上,白天妨碍太多。”

“你不怕鬼害你?”

“她没有害我的理由,也不会害我。”澹台梵音回答的斩钉截铁。

“怎么说的好像你认识它一样。”

代替回答的是“嗒嗒嗒”敲打杯口的声音。

关于白天她与灵灵之间的对话,沈兆墨当时不问是因为清楚就算是开口也只会被她糊弄过去。这丫头肯定察觉到了房子内的什么异样,这点毫无疑问,她选择不说,要么就是和案件无关,要么就是自己也还没有掌握住全部内容,所以先保持沉默静等接下来的发展。

“嗒嗒嗒”声响再次在耳边响起,沈兆墨循声望过去,目光划过她左手手腕时,突然蹙起眉头。

长长的疤痕,看上去很深,像一条手链一样环绕在澹台梵音的手腕上。

“你这是怎么弄的?”沈兆墨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腕,转了转,将疤痕朝向自己。

澹台梵音浑身一抖,下意识往回一抽,接着看了看自己的疤,不屑地一笑,道:“谁还没个年少轻狂、无法无天、不受管束的时候,小时候一时犯傻留下的,早就已经没感觉了。”她又指了指放在桌上的佛珠,“平常戴它遮一遮,就是怕别人问,毕竟……算不上什么光彩的事儿。”

沈兆墨静默,悬在空中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

“玲玲!”灵灵气鼓鼓的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明明是你要我把炳霆舅舅的秘密告诉大姐姐的,为什么不让我跟大姐姐说话啊!”

“可是大姐姐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啊。”

站在墙壁上的玲玲,纵身向前一跃,身体轻飘飘的在空中转了两个圈,缓缓的落到地上。灵灵瞪大了眼睛看着玲玲在空中飞舞,像一只旋转在花丛中的黄色蝴蝶,心中充满了羡慕。

“这样苑姨妈就会相信大姐姐了?”待玲玲落下来,灵灵迫不接待的问。

“肯定会。”玲玲用同样的姿势坐在灵灵面前,“灵灵,这个屋子很可怕,有很可怕的东西藏在这里,那个东西的存在大人们都清楚,但他们还是允许它在晚上自由行走,他们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他们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哦,所以妈妈才不让我半夜出房门。”

“对,因为会有危险,你千万不能出去!”

“那它会伤害爸爸妈妈吗?”

“爸爸也许,妈妈不会。”

好奇怪,为什么妈妈就不会有危险呢?

“那个东西本不该存在在这世上,它既凶残又恐怖,力量强大。”

“那大姐姐会有危险吗?”

“她也不会的,旁边那个人会保护她的。”

“你让大姐姐留下,是为了对付那个可怕的东西吗?”灵灵担心的问。

“那个东西……”玲玲那双看不见眼白的眼睛稍稍闭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没人能对付它,谁也不能,除了一个人,你的外祖母。”

“外祖母?可外祖母不是生病了吗?”

“……所以,世上已经没有可以控制它的人了,很危险……”

突然,房间外传来微弱的“砰砰”的脚步声以及拖拉重物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听上去马上就要走到灵灵房间门口了。

灵灵看到玲玲迅速站起身,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惊恐的表情。

灵灵隐约想起来,每天一到夜里的某个时刻,玲玲总是会催促着她赶快上床,并让她把被子盖过头顶,而她自己则会坐在床头讲故事,哄自己睡觉,玲玲总说如果太晚睡觉第二天就没力气跟她玩儿了。不过,会不会是因为她其实是不想让自己听到这个声音而故意骗自己的呢?

“可恶!怎么这个点儿就出来了!这可怎么办,她们是不是还没睡呢?”

玲玲操着大人的口吻怒气冲冲的说道。

“玲玲……是什么出来了?我害怕……”

灵灵惶惶不安的将身体团成了一个团。

“灵灵不怕,它不会进屋的,你好好待在这里,千万别出去!”

“你要去哪?”

见她转身要走,灵灵连忙问。

“我要去大姐姐那里看看,别让那个怪物伤了她。”

玲玲把手放在瑟瑟发抖的灵灵头上摸了摸,虽然无法直接碰触,但心意已然传达。随后迅速转身,飘到门口,直接穿过屋门飘了出去。

见她的身影消失在屋内,灵灵双臂抱腿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听到那个东西走过了自己的屋门口,略微走远了些,她才壮着胆子,跑到门边,小心翼翼的把门拉开一条缝。

墙壁上的灯光一闪一闪,赤黄色的光线照亮那个东西的背影……

一刹那,灵灵差点叫出声,她迅速的把门关紧,跑到床上,拉开被子,整个人缩进被子里。她不住的发抖,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滴在了她白皙的胳膊上。

大人们都知道那东西的存在……

灵灵的耳边回响起玲玲刚才说过的话。

它不该存在在世界上……

它很可怕……很强大……

……那就是……玲玲说的可怕的东西……那个巨大的……怪物……

喜欢超感应假说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超感应假说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 - 八斗才雄的全部小说 - 超感应假说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死亡万花筒破云天命新娘我的鬼神郎君罪爱安格尔·暗夜篇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前夫高能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青行灯蛊毒请魅惑这个NPC超感应假说天师亲爱的弗洛伊德光暗之匣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完本推荐: 蛊毒全文阅读如果你是菟丝花全文阅读第二十八年春全文阅读剑仙是我前男友全文阅读末世小老板全文阅读古代试婚全文阅读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全文阅读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死来死去全文阅读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全文阅读总裁的极品妻全文阅读无路可退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人鱼爱宠的修真日常(重生)全文阅读二零一三(末日曙光)全文阅读明目张胆全文阅读满庭芳树雨中深全文阅读小龙女不女全文阅读吉时医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承包大明圣墟超神制卡师掌欢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秒秒的咖啡店病娇毒妃狠绝色于休休的作妖日常横推二次元沧元图九爷你节操掉了造化图乘龙佳婿斗武乾坤农门娇俏小厨娘汉阙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开局一只虫进化全靠吞跨界演员九天请魅惑这个NPC隋唐君子演义魔尊也想知道王者风暴家有庶夫套路深如果能少爱你一点众神世界氪金成仙我真不是学神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手机版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手机版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手机版 - 八斗才雄的全部小说 - 超感应假说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