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神明今夜想你 >> 成熟

姜穗没动, 身边的陈淑珺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死死盯着驰一铭, 这个让她整个青春都处于自卑的男人。

周围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何乐的脸色很难看, 她试图笑着上前拉驰一铭:“一铭, 你怎么啦?今天不是来找我的吗?”

驰一铭甩开她的手, 理也不理她。

驰一铭笑容不改,这次直接森森喊了名字:“姜穗。”

大家的目光又全移到了姜穗身上,离上课还有三分钟, 这时候教室里却诡异的安静。

少女回过头,何乐自然也认出了她是谁。

那晚打完棒球,他们回去路上遇见的那个少女, 少女被一个很高的冷漠男人背在背上, 驰一铭当时一言不发看了他们很久。也是那时候驰一铭才对何乐表现出来亲昵,当时何乐还觉得得意, 毕竟那少女虽然漂亮, 可是她男朋友肯定没有驰一铭优秀。

此刻听到驰一铭喊“姜穗”, 何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 姜穗这个名字她听过, 但因为不在一个年级, 从来没有见过。

女性敏锐的直觉、和驰一铭眼里只看得到姜穗的态度,让何乐脸色青了又白。包括何乐自己在内,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驰一铭不是来找她的。

姜穗被直接点名, 她面色倒是不诧异。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她总是带着过去的一些记忆生活。

比如曾经对驰厌的偏见,以及面对驰一铭时的怯弱。

驰一铭这样明目张胆不可一世。

姜穗平静地直视他,冷冷吐出两个字:“你滚。”早就想说了。

原本小声议论起来的教室,因为她干脆的两个字又安静了下来。很多人像是第一次认识姜穗一样,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驰一铭嗤笑了一声,倒是没生气。

姜穗于是又学着他那个过分的样子,再一次冷静地说:“让你滚听不懂么,别喊我。”

她真的觉得驰一铭有病,各种意义上有病那种。

驰一铭觉得自己长见识了,在他眼里,姜穗小时候开始就是一个兔子胆,他都把胳膊递到她嘴边,兔子也怯怯不敢咬人,她敢来上学,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滚,简直刷新了他对姜穗的认知。

要是换个人,肯定觉得男人的脸面扫地无地自容了,可是驰一铭从小就没有脸面这种虚的东西。

他真想知道驰厌是怎么做到的,养得一只兔子竟然都冷冰冰咬人了?

驰一铭迈步走了进去,他那态度太张狂,笑意又让人觉着森然,一路走,周围人便给他让路。

一直走到姜穗身边,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突然开口问:“驰一铭,你想做什么?”

驰一铭终于舍得分她个眼神。

拜他良好的记忆力所赐,他一下子从回忆里找出了陈淑珺,初中时圆脸盘对着他表白的女生,心理素质特别脆弱。

驰一铭笑开:“陈淑珺啊,怎么?还想表个白。”

这种恶意的声音简直印在了陈淑珺灵魂里头,她愤怒到红了眼眶,身体隐隐发抖。

姜穗知道那段过往,当即拿起桌子上的课本就砸了过去。

驰一铭偏头顺手接住,对姜穗道:“你早出来不就没那么多事。”

姜穗知道驰一铭这么张狂的资本是什么,他人在R市,可是真正要对付他,首先就得他在S市的父亲破产。

可是天高皇帝远,再厉害也鞭长莫及,驰一铭家根基无可动摇。

驰厌与他僵持了这么久,明白对付驰一铭不痛不痒,但偏偏驰一铭出事还不好收场。

驰一铭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利害关系。

此时外围人群已经炸开了锅。

何乐吹了好几天的男朋友,来了学校却找姜穗,而姜穗态度坚决,冷冰冰让他滚,胆子也着实够大。

看着脸色铁青的何乐,有人幸灾乐祸。

也有人小声嘀咕:“姜穗就故意作吧。”先前就拒绝了一个学长,现在这个男生,长相家世基本上都没谁能比了,那人撇了撇嘴,“作到最后一无所有,人家不要她了我看怎么收场。”

旁边的人倒是直白:“你好酸啊。”

那人涨红了脸:“我就不信她能找到更好的男朋友。”

姜穗抿了抿唇,陈淑珺深吸一口气,对姜穗说:“穗穗我没事。”

陈淑珺也知道,姜穗这还是第一次主动和人动手。

上课铃声响了,但是外系的没一个人想走,恨不得扎根在这里,反正新闻系有课他们又没课,闲得发慌。

有人低呼一声:“校长来了。”

大家回头看过去,果然看见校长脚步匆匆,边擦汗边赶过来。

人群小声说:“校长来了还不是没用。”

然而当他们看见校长身边那个高大冷肃的男人时,有当初军训七排的姑娘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他是军训时帮我们换了教官那个人。”

这下子所有七排的,都想起了当时那个事。

校长和驰厌一同走过来。

事实上校长也觉得这事相当头疼,驰一铭是谁他心里清清楚楚,但他作为校长的气魄足够,他板着脸,对驰一铭说:“同学,新闻系在上课,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驰一铭眼睛盯着驰厌,漫不经心回校长道:“您想多了,我就是想来学习一下,蹭个课听。R大连这个都不允许吗?”

校长一时语塞。

大学比较开放,通常来讲是允许学生蹭其他专业课听的,尽管驰一铭不是他们学校的。

驰厌看了眼姜穗,她双眼明亮,信任地看着他。

他几乎一下子想起了早上送她出门她瞎说哄他,让他半天都忍不住回想的情话。

小姑娘真的麻烦。讨人欢喜厉害,招惹麻烦本事也不差。

偏偏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又谁都不愿意放这个手。

驰厌又转眼看着驰一铭:“拖走。”

好几个人涌上来,反剪住驰一铭手臂。驰一铭看了一眼就知道打不过,他咧嘴:“别,我自己走。”

但是驰厌的人可不会听他的话,直接把他带到了教室外面驰厌身边。

驰厌一把拉住他衣领子,唇角挑了挑:“一铭,上次没有让你长够教训吗?”

驰一铭笑眯眯道:“疼是疼了点,可我忍不住呢哥,她滋味儿不错,你还没试过吧。”

驰厌冷冷看着他:“你还真是从小到大没变,谎话连篇。”

驰一铭道:“这话应该我说,你才是没变啊,心里都愤怒嫉恨想杀人了吧?偏偏还是这幅死人脸。你问她的勇气都没有吧。”说是这样说,驰一铭也看不出驰厌究竟信不信,毕竟驰厌神色十分平静。

他们两个人说话,都压低了声音,除了抓住驰一铭那几个人,谁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驰厌眸色凉凉,他转身给校长说:“打扰了。”

校长摇摇头。

周围还有很多大学生围在这里,驰厌冷静地道:“他精神不太正常,才从医院出来,你们可以回去上课了。”

同学们摄于他的冷漠的气场,尽管没有课,却都一个个散开回去了。

新闻系老师这才走上讲台开始上课。

驰一铭被堵住嘴,还算镇定地听驰厌宣布自己是个神经病。

驰一铭嘲讽地想:指不定现在谁更像个神经病呢。

学生们被迫遣散,驰厌让人把驰一铭带走。

驰一铭的助理严咏跟过来,急得不行:“驰厌先生,您这是做什么,我家驰少即便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也不能直接带走人。”

严咏急得不得了,驰一铭却有恃无恐的样子:“收起你那副窝囊的样子,丢老子的人。”

驰厌看着严咏:“你脑子挺清醒,只是可惜,确实窝囊了点。”

严咏也顾不上尴尬,毕竟驰一铭出事他肯定讨不着好。他被驰一铭骂惯了,现在赔着笑:“您就看在我们家驰总的面子上,有什么好好说。”

驰厌没打算和他们好好说,让人把严咏也一并绑了。

把人带上车,驰一铭挑了挑眉:“你疯了?”

做事这么冲动,完全不像驰厌的性格。

驰厌点了支烟,姜穗在时,他几乎从不吸烟,可是他一个人或者烦躁的时候,会有浅淡的烟瘾。

驰厌吸烟不说话,驰一铭干脆闭上眼吹口哨。

明明才初夏,严咏满头大汗,也摸不清驰厌为什么突然就出手了。按照他们的猜想,他接手了岳三的势力,至少很长一段时间都得好好料理内部事务。

驰一铭身份摆在那里,R市谁不想巴结,驰厌但凡还理智,就不会贸然对驰一铭动手。

下了车,驰一铭才发现是R市的机场。

驰一铭被拖下车,驰厌说:“打。”

当初落在驰厌身上那些拳脚,尽数落在驰一铭身上。

驰一铭闷哼,死死蜷缩着身子。

严咏试图阻止:“驰少!”

驰厌冷冷地对严咏道:“回去拿驰一铭的身份证件,给你点时间,今天是和他一起滚,还是把命交待在这里。”

严咏见驰厌不是开玩笑,眉眼带着厉色,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跑了,想出去拦车。

打人的已经在驰厌示意下停下来了。

驰一铭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点了点自己脑袋,嗤笑道:“打,朝这里打。”

一只皮鞋踩在他肩膀上,往下拧了拧,驰一铭倒吸了口气,森然看着驰厌。

驰厌说:“你以为我是不敢?知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容忍你?”

驰一铭讥笑:“你想说是因为你答应了我妈?”

驰厌看着他眼睛:“不,因为是我把你带大的。尽管你真让我失望。”

驰一铭四岁,驰厌就背着他穿行风雪,熬过了许多个难熬的冬天。小时候被孙小威冤枉,驰厌被打得全身是伤,那个夏天为驰一铭换来了在学校里吃饱。

驰一铭喊他哥哥时,他也曾真心把他当亲弟弟。但驰厌的情感像大海,永远沉寂无声,于是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冷血动物,尽管驰厌默默做了许多事。这么多年,最后剩下还在驰厌心里的,只有一个姜穗。驰一铭对姜穗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在伤他的心,是想要他的命。

驰一铭脸上的笑容不见,转而变成了浓浓的恨意。

严咏双.腿打颤,几乎以最快的速度让人把驰一铭的证件送过来了。

驰厌说:“带着他滚吧,如果驰总对此不满,有什么指教,也随时欢迎来找我。”

严咏把地上的驰一铭扶起来,驰厌也不会给他们选择到底走不走,他让人一路压着他们离开了,驰一铭阴戾冰冷地看着他。

驰厌脚下烟灰被夏风一吹,散得悄无声息。

水阳轻轻啧了一声。

驰一铭到底太年轻,接手了横霞岛屿的驰厌,即便根基不稳,也不会把驰一铭一个继承人放在眼里。更何况驰一铭还有个姐姐在一旁虎视眈眈盯着。

尽管这小子藏人功夫着实不错,他们这段时间花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在另一个市的姜水生。

驰厌看了眼手表:“她下课了,我去接她。”

*

自他们走以后,姜穗上课都上不进去。

周围的同学小声八卦,老师维持了好多次纪律,大家便干脆用手机聊开了。

好在陈淑珺情绪还算好,她新交那个男朋友确实不错,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直在着急地安慰她,陈淑珺破涕为笑。

姜穗放心了些,有了好的开始,证明她真的走出过去了。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姜穗抱了自己书就往校门口跑。

驰厌在那里等她。

男人望着五月的校园,眼里沉寂。他周围安安静静,许多路过的学生会小心看他一眼,但是都不会从他身边经过。

姜穗知道,如果驰厌能念书,他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

他当初成绩好得驰一铭也比不上。

可惜他半生都在漂泊,吃过的苦远远比念书的时间多。

驰厌看过来:“穗穗。”

姜穗小跑过去,她轻轻嗅了嗅:“你抽烟啦?”

驰厌说:“什么鼻子,这么灵?”他顿了顿,“一支,以后不吸了。”

姜穗这才笑了,她希望他能长长久久健康地活着。

两个人坐进车里,驰厌开了一段路,姜穗悄悄看他。

驰厌淡淡说:“有什么你就说。”他已经做好了她问驰一铭去了哪里的准备。

姜穗忍不住笑:“那我真说啦。”

驰厌抿唇,冷淡至极:“嗯。”

姜穗说:“我同学都说你好帅。”把驰一铭拎走真是帅炸啦。

驰厌踩了一脚刹车,转头看她。

她羞赧又认真道:“真的,我偷偷听见的。”

这一年的驰厌,成熟又有魅力,他自己都不知道,作为后来影响力巨大的驰厌先生,究竟多么令人折服。

喜欢神明今夜想你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神明今夜想你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重生八零甜宝妻在冬天喜欢上夏天原来,你对我早有预谋我男主超甜我的青春你的城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神明今夜想你若春和景明彩虹在转角不乖我就吃掉你!重回初三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青春制暖你好消防员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忍冬腹黑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周小云的幸福生活沐沐你别闹花瓶记咱俩没完有个女孩叫夏桐
完本推荐: 战七国全文阅读凤凰花(GL)全文阅读竹马一直在撩我全文阅读七彩记 暗君传全文阅读重生之毁情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暖阳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小祖宗全文阅读中二观察实录全文阅读诸神的黄昏 第一部全文阅读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好事多磨全文阅读将小混蛋教成三好男人全文阅读求退人间界全文阅读重生之写文全文阅读豪门长嫂:BOSS狠狠宠全文阅读每天都在要抱抱全文阅读武装特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圣墟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三界红包群画春光伯爵大人有点甜放肆[娱乐圈]玉玺记佛系少女不修仙有钱嫁偶天成不二之臣一卡在手我震惊了全世界大道朝天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家有庶夫套路深木叶的新三代火影西游:猴子挖通了地球魔帝的天界小公主苍穹之上重生八零甜宝妻乱晋我为王你真是个天才百家祭万古灵劫楚氏赘婿美食供应商恐怖游戏大玩家这个地球有点凶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手机版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