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神明今夜想你 >> 要什么

二零零七年春天, 万物复苏, 姜穗小心翼翼从大院儿探出头, 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她松了口气。

距离驰厌离开已经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驰一铭时不时就跳出来吓她一下, 让她惊恐又愤怒。驰厌走了, 他像是找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乐子, 就喜欢看她愤怒的模样。

她今天还要回学校上课,姜穗大院儿空荡荡没有人,阖上门就要去坐大巴。

清晨空气十分清新, 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好在父亲和大伯的身体都在渐渐康复,婶婶的精神状态也好了起来。

她走出红墙绿瓦的大院儿,路上春花已经开了, 一个季节最动人的颜色争相在她面前绽开。

一辆自行车被人蹬得飞快, 最后猛地一个回旋,少年长腿一迈, 把自行车停了下来。

姜穗差点被撞到的惊呼声压下去, 木着脸看他。

驰一铭猖狂的嗓音含着笑:“看见哥哥高兴不?”

她如果有那个条件, 真想用板砖拍坏这张脸。但是姜穗吃的亏不少, 驰一铭从来不会让着她, 她自然也不会自讨苦吃, 她拉紧单肩包带子,从他身边绕过去。

驰一铭双.腿支着地,也不骑, 就这样慢吞吞用双.腿推着自行车跟着她步伐。

他侧过头, 眼神专注地打量着她。

少女头发用橡皮筋捆起来,春天的早晨有些冷,她晶莹的眸中,瞳孔像黑葡萄一样漂亮。眉毛颜色略微浅淡些,便有种无害的美。

他目光让人受不了,姜穗却因为这段时间强行练出的抗击能力,愣是没有转头看他一眼。

驰一铭嗤笑了一声,伸手想去捏她脸。

姜穗反应极其灵敏,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

驰一铭沉下脸,目光阴戾。

他虽然有耐心,可是耐心不是这样共她挥霍的。

姜穗眼中极其坦然,丝毫也没有怯弱不安,她说:“要生气你就生气,我知道报警没用,但是我真的很烦你。”

驰一铭说:“这么烦我,你那天走了屁事没有。”

姜穗垂眸:“你这种人,会逼我回来的。”

但凡她在国内还有一个亲人,他就有办法逼她回来。大伯,婶婶,姜雪……所有对她好的人,姜穗其实已经见识过了。不管谁出事,姜水生一定会回国,姜水生回了国,那她走多远都没用。

这个少年,面容精致,心肝却坏透了。

驰一铭冷冷一勾唇:“放屁!”

姜穗听他说脏话也不转头,他冷戾地扫她一眼:“理由找的不错,但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抱着期望驰厌会回来。想让他知道你处境不好,希望他心疼你点别一辈子都不回来了。”

少女睫毛颤了颤,她樱唇抿紧:“随你怎么说。”

他阴恻恻的,再也不开口了。

早春的寒一路伴随着他们到达了R大,姜穗坐车的时候,驰一铭也坐上了车。

她为了不和他坐在一起,刻意找了个旁边有个空位的女孩子,在她身边坐下。

以为姜穗姣好的面容,那个女孩子多看了她好几眼。

驰一铭走上车,歪头冲那个女生说:“你起来,坐到后面去。”

这样没有礼貌,女孩子憋红脸,周围的人也指指点点。然而驰一铭本就喜怒无常,他说:“耳聋了吗?起来。”

姜穗没法不管,她总不能连累别人,在周围人躁动,女孩子面红耳赤犹豫站不站起来的时候,姜穗站了起来。

她轻声给女孩道歉:“对不起。”

姜穗走到后面的空位坐下,少年紧随着她落座。

车上的人便不说话了,只小心偷瞥他们。

姜穗冷着脸生气,驰一铭表情也很不好。

驰一铭讥讽道:“嗤,你看看,你给她道了歉,她还埋怨地看着你,我才是恐吓她的人,她却看我一眼都不敢,多虚伪可怕是不是?”

斜前方的女生猛地转过头去,脸色涨红。

姜穗已经骂都不想骂这神经病了。

驰一铭也生着气,假笑都不带上,冷着脸坐在过道侧。

车子猛地一个颠簸,车内咚咚几声响,好多坐在车窗旁的人“唉哟”一声,被撞到了头。

姜穗随着惯性倒过去时,头却撞上了少年一只手,一点也不痛。

她转头,看见面无表情低眸看她的驰一铭。

少年对上她的眼睛,又若无其事把手收回来。

她转过眼睛,看窗外慢慢掠过早春的景色。

驰一铭神情古怪地看了眼自己的手,皱紧了眉,仿佛刚才的事只是这只手在主导,他目光就像是要剁掉它。

终于到了R大校门口,姜穗走下车。

驰一铭并不在R大就读,在念大学一事上,他父亲显然不允许他再次任性,为他挑选了最好的一所学校,然而他需要上的课却不多,对于他来说,现在主要欠缺实践知识,这也是驰一铭只能隔三差五找她的原因。

他必须得走。

姜穗松了口气,她这学期已经开始住校,如果不是前两天姜水生复查,为了不见驰一铭,她是不会回家的。

再次回到学校的踏实感让她暂且没有那么焦躁。

谁想她才走了几步,就被驰一铭捂住手臂。

“松开,你做什么!”

“学校你不能再去了。”

姜穗听到这种荒诞的言语,不想搭理,只想甩开那只手。

少年清隽精致的脸靠近她,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细细观察她表情:“噢小可怜,忘了给你讲一件悲惨的事。据说我哥输了,约莫现在已经被丢进海里喂鲨鱼了吧。”

姜穗怔住,她抬眸,眼中坚毅,她摇头:“你骗我,这不可能。”

驰一铭弯唇,像在看什么可怜虫:“可惜哦,这是事实。我今天可不是来陪你玩儿的,毕竟你和他有些关系,你以为岳三轻易就会放过你?”

姜穗想从他表情里找出些说谎的痕迹。

可惜他棕色瞳孔除了放肆的看笑话欲.望,还有浅浅的惊怒期待感,什么都没有。

有那么一刻,她敏锐地觉察出驰一铭并没有撒谎。

“我不信,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你一开始不说,都走到R大门口才说这件事。”

驰一铭:“因为看你那个严肃抗争的样子很有趣啊。”

姜穗眼神空了一瞬。

这不可能,她记得曾经父亲是在她快大二时才检测出生病,那时候治愈几率已经特别小,手术风险也很大,姜穗时时刻刻面临失去他。

而那个时候的驰厌,已经没有活在岳三的阴影之下,他早已独当一面,成为许许多多人敬重的存在。他捐款建立过希望小学,成立了孤儿收容所,还设立了许多医疗机构。就连当时念大学的姜穗,都听过这名厉害有钱的大人物。

他是未来铁血柔情的英雄,是那个时代,几乎所有人的梦。

他怎么会陨落在辉煌之前。

姜穗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是因为她吗?蝴蝶效应的强大,让她有一瞬眼睛里要流出泪来。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变,唯一的变化是她带来的。

父亲活下来并且提前被治愈了,驰一铭至今也没有得到自己的承诺,难道作为代价,需要驰厌死去吗?她因为这个猜测脸色苍白。

驰一铭掐住她脸,面无表情说:“不许为了他哭,不然老子不管你了。”

她却听不见驰一铭说话。

她想起今年冬天,她穿行过冰冷的风雪,扑向驰厌怀里,他怀里那么暖,抱着她那么用力,像是融进骨血,抱住了一整个世界。

姜穗低声说:“他会回家的。”

我还在这里呢,他不要我了吗?

*

“手脚打断,扔海里喂鱼。”这声音沙哑,垂垂老矣。

老人带着一顶防寒的帽子,瞳孔里阴毒又快意地看着地上的男人。

驰厌身上染了血,无声无息。

他脸上身上全是伤,听到三爷这样吩咐,有人问:“那戴有为和岛上那个女人呢?”

岳三摩挲着手中的佛珠,咳了两声:“都扔下去。”

甲板上风很大,有人谄媚地要来扶他:“三爷,这里风大,我们先上岸再说,您就别在这里看了,我们会处理的。”

岳三浑浊的眼睛透着一丝审视狠辣,他打量人的目光让谄媚者抖了抖。

岳三推开他的手:“不用,我要看着这兔崽子消失。”

再也没人比他清楚,这人心性坚毅能忍,连岳三自己二十来岁的时候,都没有驰厌这份魄力和手段,要是他手中没有戴有为和梁芊儿那个小贱.货,恐怕早就输了。

三爷既后怕,又嫉妒他的年轻有能力。只可惜,这是个痴情种。

因此险胜以后,他一定要亲自盯着把人处理了才放心。

至今没有醒来的戴有为和尖叫的梁芊儿已经被推下了海。

海风吹得人眼皮干涩,驰厌睁开了眼。

他嘴唇皲裂,看着昏暗的黄昏天空。

要下雨了,有人拿着棍子,要来断他手足。两个月的时间,他尽力营救梁芊儿,至少到现在,岳三并没有动姜穗。

水阳眼中透着一丝不忍,却逼着自己笑眯眯直视驰厌这幅模样。

驰厌站了起来,周围人出于对他曾经的恐惧,竟然吓退了一步。

岳三呵斥:“废物东西!”

下属反应过来,驰厌早就是强弩之末,他们还怕他做什么?

于是一拥而上,听从命令先打死他再扔下去。

水阳咬着牙。

驰厌并没有看他,他看着大海与天空,竟然只想故乡她眼里映出的那轮小月亮。

水阳忽然回忆起他们曾经的一段对话,驰厌说,不想死在这片海域,想回家,想找他的公主。

那时候水阳怨过,如果不遇见姜穗,驰厌没有软肋,赢面其实更大的,至少不用管梁芊儿和戴有为。可是驰厌淡淡说:“男人一厢情愿的喜欢,关女人什么事,怪罪是孬种。”

可是如今也许,他这辈子都回不去了。水阳眼眶酸涩,仗着海风大,到底红了眼眶。

下一面,驰厌眼睛映着朝阳颜色,在所有人反应不及的时候,翻下了甲板。

三爷目眦欲裂。

驰厌拥抱着风,第一次那么想回到她身边。

活着在她身边,死了也想在她身边。

他的身影转眼不见。

有人小心劝大爷:“暴风雨要来了,海浪那么大,他肯定活不了!戴有为和那个贱女人也死了,三爷,别担心。”

三爷怒道:“死要见尸,都给我找!查,今后在哪里见到类似他的人,都给我查。”

大雨落下来了。

*

四月初,R城城市的街道,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身影出现在路灯下。

他看上去极其落魄脏乱,收工的环卫阿姨有些可怜他,看身形还挺年轻,这样年轻的流浪汉,还怪可惜的。

阿姨说:“给你十块钱,去买碗面吃。”

她从口袋里摸了十块钱出来,要递给这个年轻人。

他转头,哑声淡淡道:“不用。”

阿姨看不清他的脸,似乎有些伤口,他太高了,这样仰望让人心理就有些压力。男人迎着夜风,走在路灯下。

天上一轮弯月若隐若现,夜风有些冷。

阿姨奇怪地嘟囔道:“该不会精神不正常吧。这年头,流浪汉都不要钱了,那你是想要什么啊?”

他到底回到了家乡。

驰厌第一次觉得,他命真是硬,还有一口气竟然爬都能爬回来。

这个他年少没多少美好记忆的故土,月亮总是那么苍白。

可他知道他要什么。

他想知道,年幼流浪,年少孤独,长大漂泊。

这让所有人都无法忍受的一生,他为什么咬着牙一个人走过了那么多年。

这世界为什么没人爱他?

他想知道,如果他满身风.尘,一无所有,简直是最糟糕的人,但倘若再次与她相遇。

到底是个什么结局。

喜欢神明今夜想你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神明今夜想你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腹黑你好消防员青春制暖神明今夜想你沐沐你别闹有个女孩叫夏桐咱俩没完我的青春你的城原来,你对我早有预谋重回初三你不喜欢我这样的?花瓶记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忍冬不乖我就吃掉你!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重生八零甜宝妻我男主超甜在冬天喜欢上夏天周小云的幸福生活若春和景明彩虹在转角
完本推荐: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全文阅读缘·劫(GL)全文阅读乘鸾全文阅读忠犬变成猫全文阅读贵宠娇女全文阅读尼罗神归全文阅读二婚被大佬宠上天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混成大神反被调戏全文阅读飘洋过海中国船全文阅读(重生)滚!老子对你没性趣!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三部)全文阅读风太大,我听不清!全文阅读王府宠妾全文阅读我有花,你有盆吗全文阅读重生之恃爱行凶全文阅读穿越魔皇武尊全文阅读可爱多少钱一斤全文阅读别怕我真心全文阅读全地狱都知道魔王有情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道宠儿开黑店超感应假说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穿到民国吃瓜看戏锦衣卫的自我修养撒娇福晋最好命霸总他又被离婚了隋唐君子演义穿越封神之我为袁洪圣墟通幽大圣进化与传承一不小心就无敌啦绝代名师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大医凌然冥冥之中喜欢你洪荒历一见你我就想结婚身为勇者被魔王俘虏了该怎么办那个大佬回来了我和二哈共系统百家祭重生似水青春神医凰后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药门仙医顷洛惊华末日终战快穿之女配指南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手机版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