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恶汉 >> 第152章 敕勒歌(恳请月票)

第152章 敕勒歌(恳请月票)

丽人和衣而卧,玉颈上做了妥善处理,血已经不再流淌。

郎中说,这女子真的萌生了死意,若是那伤口再深一点,送来的再晚一点,神仙也救不活了。

说这话的时候,郎中的目光很无良的扫了一眼董俷。

言下之意,好像是说如此美丽的女子,却插在了你这一坨牛屎上,竟逼得要自杀。

若是在往常,董俷肯定一巴掌打过去,揍的那郎中满地找牙。

可他现在却没有这个心思,眼睛一眯,冷哼了一声,就吓得郎中冷汗湿透衣衫。

不过是个市井小民,怎经得起董俷那般可怖的杀气。

郎中这才醒悟,眼前丑陋的男子全身披挂,那些随从更是杀气腾腾,岂是他能评价。

乖乖的溜走了,还留下了一副药方。

董俷倒也没和他计较,扔给他一袋五铢钱,数量大约在百枚左右。这可是一笔丰厚的报酬,郎中连个屁都没放,乐滋滋的走了。同时对董俷的看法,似乎也有了变化。

人是丑了一点,可这出手是真阔绰。

那女子的伤势本不是特别重,郎中也夸张了一些,没想到却得了如此丰厚的报酬。

让人在门外带着,又找来了一把蒲扇,轻轻的扇着,为那丽人驱赶蚊虫。

丽人的眉眼间依旧透着一种淡淡的悲伤,长长的睫毛轻轻动,令人心生怜惜之情。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念谁?”

这是董俷上辈子看一部电视剧,从里面听到的诗词。不晓得是出自谁的手笔,也不清楚是在什么年代。可此时看着丽人,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首诗,轻声读出来。

不过,他将原诗中的不知心恨谁,改成了不知心念谁?

也许这样子,会更体贴一些吧。

丽人的眼睫毛轻轻一动,嘤咛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董俷连忙起来,紧张的看着她。却见丽人缓缓睁开眼,好似自言自语的问:“我死了吗?这是何处?”

目光扫过董俷的脸,丽人先是一怔。

紧跟着露出恐怖的表情,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董俷上前一步,刚要开口劝慰。

丽人不自觉的身子一缩,惊恐的叫喊道:“你别过来!”

“我不动,不动!”

董俷看到那伤口又殷出了血迹,紧张的说:“姐姐,我不动,你也别动,否则伤口会裂的。”

虽然明知道这丽人不是董玉,依然忍不住唤她姐姐。

丽人先是一怔,旋即羞怒道:“谁是你姐姐?你怎能胡说八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姐姐,你……”

董俷见丽人面罩薄怒之色,连忙改口说:“我叫董俷,在渡口遇到了姐姐。见有无赖子企图对姐姐你不轨,故而杀了那无赖子……姐姐脖子上有伤,别乱动啊。”

丽人的脸色舒缓下来,只是目光却不愿意在董俷的脸上停留。

“你,杀了那卫正?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杀了就杀了,管他是什么人。”董俷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平静。丽人不由得又是一颤。从那只言片语中,她已经能觉察到,眼前这个丑鬼肯定是杀人无数。

杀人的人,不会是好人!

难道说,我才逃离虎口,却又入了狼穴?

只看这丑鬼的眼神,总是色迷迷的,怎么看都不正经……

人常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加之董俷的样子却是不怎么讨喜,甚至属于那种乍看之下有点难看,越看,就越觉得难看的意思。人天生好美,故而丽人对董俷的印象并不好。

只是董俷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即便是他觉察到了,也不可能有什么办法。

“姐姐,你又是谁?为什么会遇到那无赖子的纠缠?”

“我……”丽人一瞬间,心思千回百转,想了很多。她出身名门,自幼聪慧。与夫君可称得上是情投意合,没想到……卫家势大,如果回家了,不晓得会为父亲招惹什么麻烦。更何况这丑鬼杀了卫正,只怕老卫家的人,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妾身叫王姬!”

丽人决定隐瞒自己的身份,“嫁于卫氏族人,哪知先夫早夭……我本欲回家探望,却不想被那卫家的无赖子纠缠。如今,你杀了那无赖子,却让妾身是有家难回。”

言下之意,却已经说的非常明白。

你把老卫家的人杀了,使得我现在没有地方去,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董俷一怔,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

是啊,杀了卫正那厮,对董俷而言是没什么。可卫家人会放过这王姬的家人吗?

即便是名门,只怕也是个小家族。

如果王姬没有回去也就罢了,至少人家那家族还占着道理。可如果回去,只怕是满门都要遭难。

董俷想了想,“若姐姐不嫌弃,我却愿意担当此事。我家在陇西也算是小有良田,要保护姐姐的周全当不成问题。等这风头过去了,姐姐那时候再回家当无忧矣。”

王姬用很犹豫的目光看了看董俷,心里委实拿不定主意。

这丑鬼长得倒是丑陋,可这心地却也不错。只是他总是姐姐,姐姐的叫我,又是什么意思?

董俷见丽人犹豫,当下也不催促。

“姐姐,你且好好休息,我们明早动身,你那时候再告诉我你的决定就好。若是不想随我走,也可以。你可以告诉我一个地方,我如果不能护送,会让扈从送你。总之,不管姐姐是怎么决定,我都会护你周全。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伤你不得。”

说完,董俷退出了房间。

丽人隐隐听到董俷在门外压低声音叮嘱护卫,而护卫对他的称呼,却是‘主公’。

这董俷是谁?

王姬自嫁入卫家之后,对外面的事情并不算太了解。而董俷成名之时,也正是她夫君病危的节骨眼儿上,更无心去打听这些事情。不过能看得出来,董俷的来头不会小。

陇西?

难道他是河东太守董卓的家人吗?

若是这样,倒也能护我周详。只是,他为何要对我这么好呢?难道和那卫正也是一丘之貉吗?

王姬不免心中忐忑,好生不安。

房门外,传来的梆子声。邦邦邦,却已经三更天了。

靠着床褥,王姬突然想起了醒时隐约听到的那首诗。自幼是博学好记,对于诗词乐谱更是非常敏感。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念谁?”

这首诗可从未听过,颇有一种哀怨,正符合了王姬此时的心情。她蜷着身子,抱着腿,一遍遍的反复默记。此诗细致生动,更兼含蓄深厚,余味无穷。越是品析,就越是觉得里面很有味道。虽说用词并不华丽,却足以表达出心中的那种哀愁。

王姬不禁潸然泪下……

这是那丑鬼所做的吗?若真的是这样,他倒是好才气!

******

董俷全然不知,那首后世由诗仙李太白所做的《怨情》,如今已经落到了他的头上。

巨魔士大都已经安息,除了担任警戒的人之外,这个落脚的小村庄非常宁静。

董铁静静的在董俷的身后,亦步亦趋。

他很能体会董俷此刻的心情,故而始终保持沉默。

“真的很像姐姐,是不是?”董俷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董铁说:“像极了大小姐,不过没有大小姐那般英姿飒爽犹酣战的气质。”

董俷笑了,“小铁,若是大姐活着的时候听见你这句话,一定会非常的开心吧。”

“主人曾说过,大小姐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气概,天下再无女子能出其左右。”

“我有说过吗?”

董俷在村外的溪边坐下,“不过他真的很像姐姐。”

“是!”

“王姬,不会是她的真名。”

“主人高见。”

“既然她不愿意说,我也不想追问。我觉得,是姐姐在冥冥中安排我和她相识,对吗?”

说实话,董铁从未见过董俷如此的絮絮叨叨。

也忍不住笑了,轻声道:“想来是不错的。大小姐最疼爱主人,也知道主人甚想念她,所以才有此安排。”

“那我带她回家,好不好?”

“主人既然已经拿定主意,做就是了!”

董俷挠挠头,“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得当。只是……我不会让她走,我要保护她一辈子。就算她不同意,我也要用绳子拴着她,和我在一起。小铁,你能理解吗?”

董铁有点理解不了……

“凡是主人想做的事情,一定是对的。”

“那绿儿呢?她会不会生气?”

“这个……”

董俷长出了一口气,“我不管,反正我就这么决定了!”

董铁没有说话,在这个时候,他知道,他不需要说任何话,只要认真的倾听就好。

天一亮,巨魔士整装待发。

王姬依旧是昨天的打扮,只是那荷叶裙上,却沾着醒目的血迹。

“你随我走吧!”

董俷坐在马上,面无表情,“我已经安排了车仗。你伤势未好,在车上好好休息。”

王姬本来就打算说,暂时跟随董俷来着。

哪知道被董俷劈头盖脸的一席话,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坐在车上,她仍有些迷迷糊糊,心道:怎地这人说话的口气和昨夜完全不同……我,我为什么会听他的话,自己上了车呢?不过,他骑马的时候,倒是很威武。

就这样,董俷再次启程。

马队中多了一辆车,董俷和典韦在后面压阵,而董铁则随着车仗,以便于应付突发事件。

和董俷不一样,董铁相貌清秀,倒也看着舒服。

虽说这小厮的才学不高,可总好过面对着后面那两个人。董俷嘛,还算好一些,不管怎么说经过一席长谈,好歹是有些印象。而另一个人,简直就好像一头猛虎。

在他面前,特别是当他注视自己的时候,王姬就觉得心怦怦跳。

一路上,偶有宵小出现。但不等董俷出手,要么是被巨魔士干掉,要么就是由典韦出手。有的时候,董铁也会参战。可不管是什么情况,董俷和车辆的距离绝不超过十步。

见识过这帮人的杀人手段,王姬才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杀人不眨眼。

而通过董铁,她也了解了董俷的情况。正经的河东太守公子,也算是一个官宦子弟。

很喜欢和董铁聊天。

但董铁的话题,却总是围绕着董俷。

从董玉的死,到千里转战西北……从颍川出游,到平定黄巾之乱。

说到凶险处的时候,王姬脸色发白,心扑通通的跳。虽然明知道董俷不会有事情,却总难免感到忧心忡忡。

同时官宦子弟,却没有卫正等人那种纨绔,也没有夫君的高傲。

很平实的一个人,让王姬颇觉得亲切。想想之前还把董俷和卫正联系在一起,就觉得非常抱歉。如此英雄人物,岂是那纨绔无赖子所能并肩?的确是辱了英雄的身份。

自古美人爱英雄,不过却不会爱一个丑的让人看着就害怕的英雄。

王姬对董俷,更多的是一种好奇。

他很想知道,如此一个杀人如麻……恩,确实是杀人如麻的人物,为何能做出那种哀怨的诗词呢?

“小铁,你主人喜欢作诗?”

董铁愕然摇头说:“这个倒是没听说过。不过曾有一次……恩,是在东郡的时候,主人曾经说过一段话,连蔡大家都是觉得好的,还说主人的话里面颇有深意。”

“蔡大家?”

“就是飞白绝伦的蔡伯喈先生……”

王姬的眼睛一亮,诧异的问道:“你家主人认识我,伯喈先生?”

“认得的,我家主人认识好多厉害的人物呢。”

王姬眼珠子一转,脸上露出了极为好奇的表情。她岔开了话题,“哦?说了什么话?”

董铁挠着头,“我实在记不太清了,主人是和大公子所说的,你等下,我叫他过来。”

大公子,指的是典韦。

王姬已经知道,那猛虎一般的汉子,是董俷的结义兄长。

不过从心里话说,却还是有些害怕的。刚要开口拒绝,董铁已经策马飞出,找典韦去了。

这一天,典韦是在前面开路。

这看似很鲁的汉子,也多少能看出董俷的心思。

听董铁一说,他憋得脸通红,好半天才粗声粗气的说:“我哪里能记得那个?二弟当时说了嘟嘟啦啦的一大堆,我又听得不是太明白。唔,开头是……当官的如何如何,富贵的如何如何……还有最后一句: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董铁回来,把典韦的话重复了一遍,让王姬哭笑不得。

但是,那最后一句听上去颇有深意。若是不能知道前面的,当真是会寝食难安。

这么一个粗鲁的丑八怪,居然能有如此文才,连我……都赞叹?

王姬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更坚定了好生的观察董俷的心思。

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她时常会盯着董俷看,让董俷赶到好不自在。

距离陇西越来越近了,终有一日,王姬正在车上想心事,突然听到一阵欢呼声。

一怔,掀开了车帘,“小铁,怎么了?”

“我们到家了,到家了!”

说着话,就见董俷一马当先,冲上了一个山坡。

已经进入了秋日,丰美的西北大地,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就连王姬也不禁激动。

“敕勒川,武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董俷沙哑着嗓子,大声的唱了起来。

这是上辈子在初中时学过的一首民歌,后来村里的大学生还找来了古曲配乐,教会了董俷。一晃一年过去了,在经历了无数腥风血雨之后,重新看到了家园。

董俷想起了这首民歌,忍不住放声歌唱。

只是原来的‘阴山下’,却变成了现在的‘武山下’……

敕勒川在何处?董俷不知道。但是他觉得,董家的牧场就是敕勒川,是他的敕勒川……

敕勒,又名铁勒,是一个少数民族的名字。如今董俷这一曲,却抢走了敕勒之名。只是不晓得,以后当这个民族出现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一笔烂账呢?

王姬闻听这民歌,陡然眼睛瞪大。

挑开了车帘,站在车辕上看去。敕勒川,敕勒歌……原来这里就是董家的敕勒牧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恶汉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恶汉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恶汉最新章节 - 恶汉全文阅读 - 恶汉txt下载 - 庚新的全部小说 - 恶汉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大唐万户侯宋时行曹操的主厨千夫斩唐砖恶汉春秋我为王明末边军一小兵锦衣当国天下枭雄宋时明月商业三国大宋超级学霸汉乡奸臣混在三国当军阀逍遥小书生重生于康熙末年朱门风流银狐皇族带着仓库到大明大宋的智慧资本大唐炮平四海秦吏
完本推荐: 每次渡完魂都要给一只忠犬擦口水全文阅读书上说……全文阅读穿成画像全文阅读神魂颠倒全文阅读甜甜的全文阅读[综]剽窃者全文阅读金风玉露全文阅读(重生)滚!老子对你没性趣!全文阅读[娱乐圈]接近爱情全文阅读中二观察实录全文阅读你比可爱多更甜全文阅读出鞘全文阅读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全文阅读喵斯拉全文阅读独角兽全文阅读别怕我真心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王府宠妾全文阅读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全文阅读生化之舔食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药门仙医医妃惊世进化与传承不二之臣魔帝的天界小公主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穿越封神之我为袁洪末日终战大医凌然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霸总他又被离婚了超品命师海贼:磁力剑神超脑太监婚后忽然得宠这题超纲了三国未来道路神帝止戈一卡在手斗武乾坤嫁入豪门77天后天才神医宠妃开天录我的医术出神入化我真不是学神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家有悍妻怎么破凌天战尊吾家娇女一不小心就无敌啦

恶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恶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恶汉txt下载手机版 - 庚新的全部小说 - 恶汉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