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丧病大学 >> 热血易冷(上)

热血易冷(上)

武生班全体战友被阳光房涌出的丧尸追得狂奔的时候, 一直殿后的傅熙元被跑得最快的丧尸扑倒。

那声音不算小,但追赶尸群的脚步声更重,将之彻底掩盖,只有耳尖的马维森觉出不对下意识回头。

这一回头,他便被跑在倒数第二的何之问超过了, 等到他发现清傅熙元被袭并本能上前解救时, 大部队已无知无觉跑出去很远。

但那时的他俩并未察觉。一个全力营救, 一个奋勇抗争,好不容易甩开袭击傅熙元的丧尸,二人甚至来不及将之彻底杀死,便拔腿想逃。

可惜,仍晚了一步。

尸群汹涌而至,眼看就要将他们团团包围, 他们这才发现队友早已消失在了茫茫夜色, 而四下既无高树亦无矮房,就一栋六层厚德楼, 可之前致远楼留下的阴影正浓,这外表几乎无二致的黑洞洞的教学楼怎么看怎么透着鬼气森森。

最后俩人一咬牙, 还是狂奔着从楼后绕到了楼前, 想硬着头皮往厚德楼里闯。哪知道刚跑到楼正面, 楼内就涌出来一大波丧尸,于是没辞掉致远楼和阳光房的旧, 又喜迎来了厚德楼的新, 简直让他俩心力憔悴。

好在傅熙元战斗经验丰富, 生生带着马维森从前后夹击中杀出一条血路,最后凭借武生班制霸田径场的战术,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溜着汇合后的庞大尸群绕着厚德楼跑了整整一圈,并成功在第二次来到楼背面的时候瞅准时机,踏着阳光房门口百年不用却仍旧屹立不倒的绿色邮筒,上了玻璃房顶。

马维森没经验,但有眼色,依样画葫芦,动作比傅熙元还利落。

尸群聚集在阳光房四周,有一些亢奋嚎叫的前赴后继去试着爬邮筒,幸而成功者寥寥,并且即便成功了,也无一例外都在继续往玻璃房顶攀爬时殒命于傅熙元的剔骨刀或者马维森的弹丨簧丨刀下。

几番会合下来,尸群渐渐平静。

又过了十几分钟,随着第一个丧尸进入阳光房,大部分丧尸陆续挤了进去,到最后阳光房被塞得满满当当,一些甚至直接被挤下楼梯进了车库,只个别执念太深的,仍留恋在吹着冷风的外围,凝望猎物,久久不愿移开眼。

马维森重重喘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屋顶上。

很快,冰凉的触感穿透裤子,冻得屁股发木,马维森动了几下都无法回暖,没辙,只得由坐变蹲。

傅熙元没他那么闲情逸致,还能分神考虑姿势,他从上了屋顶就开始四下眺望,即便拿刀怼爬邮筒的丧尸,都是怼一下,再看看远方,总觉得下一刻某处就会出现战友们熟悉的身影。

可希望越大,失望越苦。

“别白费劲了,早跑没影了。”马维森知道傅熙元在想什么,但他觉得对方完全是痴心妄想,还不如跟自己一样蹲下来在玻璃上画些圈圈,说不定还能有点诅咒效果。

傅熙元本来就心焦,再听这样的风凉话,简直想踹人,可理智又告诉他,这位大爷是救命恩人,咱不能恩将仇报。最后五内郁结,只能硬邦邦甩出来一句:“他们不会丢下我俩的。”

说这话的时候,傅熙元还是不死心地又环顾了一圈,然阴风恻恻,夜色幽幽,举目无亲,万籁皆静,哪里有半个人影,于是那出口的话也就没什么底气。

马维森一下就听出来了,立刻撇嘴:“喊口号没用,能骗自己,改不了现实。”

傅熙元恨得牙痒痒,脚几乎就要踹到马维森屁股了,忽然顿住,眼光乍亮:“操,这里是地下车库入口啊,他们愿意不愿意都得回来!”

“傻逼才回来!”马维森一指下面密密麻麻的丧尸脑袋,示意傅熙元看看清楚。

傅熙元当然知道这里全是丧尸,但:“不回来怎么进地库开车?”

“教务楼啊!”马维森怀疑傅熙元是走后门上的大学,不是高考作弊就是给招生教练捅钱了,否则无法解释这感人的智商,“连我都知道地下车库有两个进人口,你们之前定战术的时候没分析过?”

傅熙元哑然,马维森的话勾起了他的回忆,更重要的是入班才几个小时的新同学都比他更掌握讯息更领会状况,这真是让人心情复杂。

马维森一看难兄难弟那表情就知道自己果然猜中了,原本义愤多一些,现在更添绝望,蹲在那里无力地垂下头,闷闷道:“别想了,他们现在肯定已经进了教务楼,没准连地下车库都闯进去了。傻子才会放着马上就能闯出去的车不开,走回头路找我们两个无足轻重的货。”

傅熙元内心深处产生动摇,但在情感上还是不愿意死心:“你不是也回头来救我了吗?”

“那只是本能反应啊。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那个被丧尸扑倒的男孩说……”

“你说一个试试。”

“……”

“而且当初你和宋斐素不相识,他还是跑篮球馆去救你了。”

“那一定只是顺路!”

马维森实在不想忍了,这种不雪中送炭专爱火上浇油的负能量分子简直应该吊起来花式抽打:“你愿意怎么贬低自己我不管,别捎上我。我跟他们并肩战斗的时候你他妈还在宿舍被窝里哆嗦呢!”

“得了吧,”马维森嗤之以鼻,抬头看傅熙元,因为后者太高,半张脸都藏在阴影里,他费了好大劲,才对上那双闪着心虚的眼,给予致命一击,“我早看出来了,一路上根本没人搭理你,你在这班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存在感还不如个对讲机……哎哟我操!”

马维森向前滚去,要不是后背的书包使得整个人没那么圆润,成了不规则体,说不定真就掉下去了。

“你踹我干嘛——”

傅熙元收回长腿,没半点愧疚,且在难兄难弟的龇牙咧嘴里神清气爽,心里十分亮堂,说话声音都优哉游哉了:“我要是那女生,我也喜欢乔司奇。”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但你要真想憋必杀技,还就这样好使。

马维森眼睛鼻子嘴巴立刻聚到一起,一张帅脸皱得像没长开的豌豆,每个褶子里都是泫然欲泣的委屈:“干嘛呀,现在只有我陪着你了,你不说爱护我,还往死里整啊……”

傅熙元吃软不吃硬,最受不了这个,胸膛起伏半天,最后无奈叹口气,泄愤似的嘟囔一句:“谁让你非把对讲机给戚言!”

“……不是你们用天地良心发誓对讲机放戚言宋斐手里才能效率最大化生逼着非让我给的吗!!!”

傅熙元:“……”

马维森:“嗷呜——”

Wilson嚎得纵情,傅熙元听得心焦。登高望远,方圆百米无同学,低头俯视,阳光房里尽丧尸,暂时的安全岛再平整光洁,晶莹剔透,哪怕踮起脚就能摘日月星辰,也架不住寒风瑟瑟锥心刺骨。

这样的后半夜,这样的孤立无援,放在他们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拼,要么死。

“别嚎了!”

傅熙元一声吼,马维森抖三抖。

世界瞬间安静了。

“你还想不想活命?”傅熙元问。

马维森腾地站起来:“当然!”

傅熙元沉吟片刻,目光炯炯:“那就想想只剩下我们俩,怎么往外逃。”

从包里翻出俩肉干,分一根给马维森。后者自己也有存货,但战友送了,没道理拒绝,欣然接受。

“凭我们俩行吗?”马维森闻着肉干的香气,感觉疲惫的身心稍稍获得些许抚慰。

傅熙元:“不行也得行!还是原计划,找车开出去!”

马维森:“可我不会开车……”

傅熙元:“没事,我也不会。”

马维森:“哪里没事啊啊啊啊!!!”

傅熙元:“自动挡,傻子都能开。”

马维森:“可傻子没钥匙!”

傅熙元:“我们早就……阿嚏——”

说话嘴张太大,一口冷风呛进来。傅熙元赶忙转过身,拉着马维森背风重新蹲下来,脑袋挨一起研究“两个人的战斗”——

“我们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

“你们?”

“就前同学啦……”

“你这身份转变得还真快。”

“托你的福总算让我意识到了自己尴尬的‘空气地位’,所以现在我也不认他们了,要进行‘空气的报复’!”

“为什么听起来毫无杀伤力……”

一巴掌呼脑袋上,马维森总算安静了。

傅熙元决定以后能动手就不BB。

“之前没在篮球馆搜着钥匙的时候,我们只有乔司奇的一辆车,当时就想过到车库之后怎么办。后来商量出的方案就是,到车库之后关门打狗。”

“就是车库里的丧尸?”

“嗯,我们分析车库里的丧尸身上挂着车钥匙的可能性比较高,最顺利的情况就是引诱几个看起来最像有车族的丧尸到僻静处撂倒,搜身。”

马维森艰难咽了下口水,总觉得重点不在傅熙元说出来的这半截,而在他没说出来的那半截:“要是最不顺利的情况呢……”

“地下车库里都是丧尸根本没有让我们诱敌的僻静处。”

“然后?”

“再看呗。”

“……这他妈是人类的战术的吗!!!”

傅熙元没好气地擦掉被喷一脸的口水:“那你行,你来给个战术!”

马维森颓了。

傅熙元还想乘胜追击再怼两句爽爽,可瞅马维森那蔫头耷脑的倒霉样,话到嘴边,再三盘旋,还是咽了回去。

这家伙气人的时候能让人吐血,但可怜起来又真让人下不去手,更要命的是还可以反复在这两种状态中切换,他本人爽不爽不清楚,但作为路人,傅熙元是真的酸爽,既无奈,又无力。

比如现在。

明明想怼,话到嘴边咽回去也就算了,还他妈换成了宽慰:“往好的方面想,虽然咱俩去地下车库困难重重,但说不定能在里面跟大部队会合呢!”

马维森斜眼看他,从表情上看内心应是毫无波澜:“你这不是往好想,是往科幻想。”

“……”

傅熙元又想踹人了,可马维森接下来的话让他怔住——

“换你是戚言,你会带着十几条生命放着生门不出,原地等待不知道流落哪里不知道何时回归甚至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两个同学吗?”

这个问题傅熙元无法回答。

这不是感情远近亲疏的问题,也不是道德与情感博弈的问题,而是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粗暴的“价值”问题。

为了两个“可能存活”的生命,让另外十四条生命都处于“时刻可能丧命”的危险之中,是否值得?

鬼知道地下车库现在是什么光景。能顺利进入车内怕是都要费一番九牛二虎之力,难道进去之后不开车尽快逃离,而是等着两个很可能遥遥无期的同学吗?

“我最开始跟体院那些同学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样,”马维森抬头看天,仿佛苍穹里正闪回着某些过往片段,“总会有人掉队,走散,或者在逃命中丧生,但剩下的人只能继续往前逃,没人会回头看。不是他们不想,是他们不能。”

马维森的话里破天荒没了埋怨,甚至,还隐隐带着些许认命的释然。

傅熙元想起了自己逃出来时,也是许多同学一起,可最后到了食堂,只剩下他们六个,那便是最初的武生2班。就像马维森说的,看见同学被丧尸攻击啃食,他们不难过,不想救吗?当然想。可那种情况下,连自身都难保,谁还能去顾别人。

同难兄难弟一起看天,傅熙元在渐渐渺茫的希望里,忽然笑了下,不正经道:“我的班干部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救我……”

“死心吧,”马维森乐着接话茬,“除非咱们是仨人失联,带上宋斐,没准还能等到戚言的云彩。”

“你知道他俩的事?”傅熙元检索一遍过去几小时的记忆,没搜到班干部跟新同学出柜的资料。

马维森无语:“他俩都腻味得要打马赛克了,你当我瞎?”

傅熙元重新打量转学生,觉得不能再用老眼光看人了:“观察力可以啊。你还真是,除了说话招人烦,其他都行。”

马维森不满挑眉:“可以?流动的水没有形状,漂流的风找不到踪迹,任何奸丨情的推理都取决于心。罗庚喜欢林娣蕾,赵鹤对黄默有好感,周一律乔司奇不清不楚,戚言宋斐死了都要爱,唯一看透真相的是一个外表看似花瓶,智慧却过于常人的……操,为什么又踹我!!!”

一片云飘过来,遮住了月亮。

但云彩很薄,于是月光让依稀可见,只是变得很浅,很淡。

两个人有的没的说了一堆,可不知什么时候就静了下来。沉默,让低落和惆怅有了可趁之机,当它们终于席卷而来,傅熙元和马维森再无力招架。

※※※※※※※※※※※※※※※※※※※※

今天双更,这是第一更~~后面还有第二更哦~~

——————

感谢所有小伙伴的营养液!

感谢我只是腐女的2颗火箭炮!

感谢馒头点心的手榴弹+火箭炮!

感谢流星麻麻、安諾諾的火箭炮!

感谢乔司奇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Aaa的手榴弹!

感谢alpha、枫叶落纷纷、刀剪小纸球、月洛熙、紫衣、二宫金次郎、Ey_co、夜半伊文录、金木盐好咸、鼎鼎、18335939、21771885、竞墨者安行、垠川子、哎呀妈呀(X2)、哎呦哎呦哎呦喂、泠瑾墨、木衣、有乌啼霜、我爱雷君凡、momo、23323692、oops、溪水长流的地雷!

么么么~

喜欢丧病大学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丧病大学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 - 丧病大学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光暗之匣青行灯亲爱的弗洛伊德天师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天命新娘破云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请魅惑这个NPC超感应假说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我的鬼神郎君前夫高能蛊毒丧病大学死亡万花筒
完本推荐: [火影]忍界之神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三部)全文阅读死来死去全文阅读完美爱情全文阅读娱乐圈之大长腿女友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仙绝全文阅读福运宝珠[清]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小龙女不女全文阅读第一战场指挥官!全文阅读奥林匹斯精神病院全文阅读独角兽全文阅读名士全文阅读沈老师请这边走全文阅读在星辰中浪[星际]全文阅读异界修真者全文阅读婚约全文阅读大管家,小娘子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之历劫小妖精前任无双掌欢暖君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重生之傍上国民校草帝霸伯爵大人有点甜清初情缘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栖梧潸潸映弦月一品容华龙王大人是我夫九爷你节操掉了造化图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朔明这个地球有点凶我真是非洲酋长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伏天氏从1983开始大魔王娇养指南何日请长缨玉玺记王者风暴都市剑说[韩娱]W·J我的学姐会魔法齐欢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丧病大学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