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丧病大学 >> 洒泪惜别

翌日, 十四个小伙伴开始收拾行囊,擦拭武器,该带的带,该留的留。

收音机依然在开着, 反正电池也足够,这几乎成了他们这些天大部分时间里的背景音。

化学班和新同学们就在这样一遍遍重复着大致相同内容的播音腔里,静静看着武生班忙活。他们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似乎都很平静, 可目光又不愿意从武生班身上挪开,仿佛多看一眼,就能多汲取一分力量。

哪怕他们不知道这力量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汇聚成坚定不移的勇气。

行李箱是黄默和林娣蕾在整理,大部分空间放保暖衣物, 小部分空间放烙饼和肉干。说是烙饼, 其实更像是馕, 黄默提议做的,尽可能烙干了水分, 最大限度延长保质期, 便于充当随身干粮。肉干也是一个道理, 选猪、牛肉切条煮烂沥干水分,再用油、盐、孜然等炒至肉内水分收干, 最小体积,最大能量, 主攻存储充饥, 兼顾风味飘香。

战友们的背包里也分得一些饼和肉干, 但更多的空间还是用来放瓶装水和工具物品。

说到工具物品,大家都有各自的专属,比如已基本固定戚言使用的手电筒,赵鹤的三角铁,冯起白的箫,何之问的飞行器;也有诸如绳索、手机充电器一类的爆款。宋斐和林娣蕾甚至把楼顶上绑着门拉手的绳索回收了,换以多股塑料袋拧成的替代品重新缠好——虽然不如真正的绳索结实,但无数圈的缠绕之下,只要丧尸不发狂,也不太容易撞开。

至于从楼顶顺下来的绳索,因为二人还要用它爬下来,实在无法回收,只能作罢,也算是给选择留守在这里的化学班和新同学们多剩一条路——若未来后厨内遇紧急事件,好歹可以爬上屋顶再作打算。

黄默和林娣蕾准备干粮的时候,无论是从冰柜里拿肉,还是从仓库里拿面粉,化学班和新同学们都没有出声。这让黄默挺意外的。要知道这准备的是十四个人的口粮,哪怕只是几天的量,也很可观。

黄默甚至已经想好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服策略,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抗议,毕竟她们带走的干粮多,就意味着剩下的粮食少。

然而别说抗议,连吐槽都没有。

等她和林娣蕾把这些都做完了,摊开来晾凉了,开始分装的时候,王杉才问了句,够吗?

林娣蕾没黄默那样细密的心思,听这样问,立刻答道,再多我们也拿不了啦。

王杉没料到是怎么个回答,哭笑不得。

黄默才开玩笑似的说,我还怕你们嫌我们拿的多呢。

王杉愣住,想也不想道,怎么可能。

黄默也有点愣,自己和对方好像不在一个频道,只能解释,毕竟现在是坐吃山空,我们拿走的多,留给你们的就少。

王杉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苦笑着摇头,如果救援不来,这里的东西再多也没用,如果救援能来,饿几天也就饿几天了,再说你们带走那些,也不够我们吃多久的。

的确,十四个人的口粮分给四十三个人,消耗速度乘以三倍。

黄默理解了王杉的思路,以为谈话会就此结束,不料对方沉吟片刻,又开了口。

他说,你们为什么不逆向想,你们这一走,食堂就少了十四张要吃饭的嘴,从长远看,你们反而是将更多的食物留给了我们。

王杉说这话时一字一句,洪亮清晰,表情严肃而认真,让想调侃他不要这样上纲上线的林娣蕾都犹豫了,最终愣是没敢开口。

你们不要总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这年头不流行活雷锋了,回头让人坑死都不知道!

新同学里不知谁喊了一句,带着点郁闷,带着点无奈,带着点吐槽,但更多的,却是别扭的善意。

黄默和林娣蕾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弯了眼眉。

待到傍晚,小伙伴们的行囊基本都收拾完毕。唯独赵鹤和李璟煜,还在为兵刃纠结。

赵鹤其实也还好,他就是相中了罗庚的军刺,奈何这种东西全校可能都只罗同学一家没有分号,于是在宋斐的建议下,退而求其次,拿磨刀石磨起了二楼找来的金属筷子。如今只是铁杵尚未磨成针,壮士还需努力个把小时。

李璟煜就比较难办了——他相中的是铸铁大锅。

自上次怒砸丧尸后,李璟煜就对此重器念念不忘,觉得只有这等神物在手,才能激发他的小宇宙。

但大锅不是你想背想背就能背。

李璟煜试了几次,别说扛着逃命,就是拎着走都费劲。上次打丧尸纯属情急之下的蛮力爆发,但人不可能时刻处于爆发状态。

于是拿也拿不了,舍也舍不下,纠结着李璟煜,也折磨着武生班。

最后还是宋斐灵机一动,把那口曾经与李璟煜并肩战斗的大锅里的原配铁锹拿了出来,塞进了对方手里。美其名曰,一锹在手,大锅全有,气质相通,精神永存。

李璟煜眼睛一亮,欣然接受,并很快就舞动起来,与之培养战斗默契。

赵鹤的筷子磨完,已近晚上八点。

十四个穿戴整齐的小伙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目光落到宋斐身上。

不方便出声,宋斐只能挤眉弄眼——为什么是我?!

十三个小伙伴一齐摊手,连欠揍的神态都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你脸皮最厚。

宋斐磨蹭半天,最后一咬牙,捞起地上的杂物袋,转身大踏步走向化学班和新同学。

此时这两组人马已经不再那样泾渭分明,确切地说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渐渐聚到一处。武生班小伙伴们知道这是为了腾出地方来给他们忙活,做饭也好,收拾也罢,来回走动方便,可现在他们收拾完了,准备走了,才发现收音机也在这两班同学的聚集处。

当然这和化学班新人班都没有关系,收音机这几天就一直放在距离新人班最近的置物架上播放,如今还在那儿,只不过旁边除了新人班,又多出了化学十三郎。

而现在,宋斐需要在四十三双眼睛的注视下,将之取走。

什么样的战友们会给另外一个战友布置这样的任务,简直没人性啊!!!

呐喊在心间炸裂,就像节日里连绵不断的礼花,嘭嘭炸得宋斐晕头转向。

可脚下已来到四十三个人的面前。

广播的声音仍在头顶响着,宋斐强迫自己不去看大家的表情,迅速伸手捞下收录机,飞快关闭。

后厨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宋斐终是没忍住,转头看向那四十三个人。

可这一看,他就后悔了。

就算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种看着别人眼里的光渐渐熄灭的感觉,还是让宋斐难以招架。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但他同样会有剥夺了别人希望的罪恶感,这两者明明那样矛盾,却又实实在在地共存。

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宋斐努力忽略心底的压抑,拎起收音机返回,塞到赵鹤怀里。

赵鹤接住了,但一脸措手不及。

宋斐皱眉,跟化学班新生班无话可说,跟赵鹤还是有的讲的:“你那是什么表情,不一直都你拿吗?”

赵鹤似乎想说什么,但几次欲言又止,最终重重一叹,不那么甘愿地抱住了收录机。

宋斐发现自己手里还拎着杂物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光顾着硬头皮拿回收音机,忘了这码事。

连忙再次转身回到化学班和新生班面前,蹲下来把东西一样样从袋子往外拿:“蜂蜜,枸杞,美容仪……这些都是我们从快递点弄过来的,一直放箱子里都快忘了,带着也不方便,就都留下便宜你们了……”

下意识想消除之前拎走收音机造成的生硬气氛,宋斐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亲切活泼。但头却一直没敢抬,更别说眼神交流。

王杉扑哧乐出声来。

宋斐讶异,没等抬脸,就听见王杉没好气道:“谁他妈要你的橡皮泥。”

东西掏到最后宋斐已经是机械运动了,且一心还惦记收音机的事儿,根本没注意后面拿出来的都是啥。经王杉这么一骂,定睛去看,可不么,一小桶橡皮泥那叫一个色彩斑斓。

宋斐也乐了。

第二次快递点的战利品没太归置,都笼统放到一起,结果就忘了处理这玩意儿。

“知足吧,”宋斐总算敢直视王杉了,“没把公务员真题给你带回来。”

王杉轻笑地瞥他一眼:“赶紧滚吧。”

有时候,字面的意思,永远都不只是字面的意思。

那下面藏着的百转千回的心绪,说者不用说,听者已然懂。

再次转身回到武生班,宋斐酝酿半晌,终是淡淡道:“走吧。”

本以为小伙伴们就在等他这句话,结果他好不容易下完决心张了嘴,人家二十六条腿动都不动。

所有人的目光都越过他,望着他不久前才去过的方向。

大家的脸上很平静,但眼底却都透出说不清道不明的光。

宋斐心里一颤,也缓缓回过头。

王杉和很多化学班新人班的同学都定定看着他们,仿佛要一直目送他们离开方才罢休。但也有一小部分同学盯着的不是他们,而是收音机,有一个甚至控制不住,已经开口说了一个“收”字,就被之前和宋斐在仓库里纠缠的虎背熊腰同学狠狠踹了一脚。

那一脚踹得可真实在,被踹者再没敢出声。

“要走赶紧走,还等着我们送君千里啊。”踹完人的男同学像没撒完气似的,那叫一个凶。

可宋斐就是气不起来。

不仅不气,还觉得心里挺酸。

“我有个想法,”黄默忽然说,声音压得很低,低到武生班的也只有凑近了才听得见,并且完全没有平日的从容,反而净是犹豫迟疑,“呃,我就随便一说,如果你们不爱听,当我没讲……”

“我先插一句!”赵鹤不耐烦地打断黄默,胸膛挺着愣是把收录机挤到凑在一起的小伙伴们的中央,“这玩意儿一定要带吗?死沉死沉的。反正我们都知道了祖国在努力,祖国每天都在收复失地,控制病毒,恢复供暖,空投食物,再听也听不出花来……”

啪地收音机被放到地上,赵鹤索性把挑子一撂到底。

“非要带着也行,反正我不拎了,你们谁爱拎谁拎……行了我就说这么多,黄默你继续。”

黄默忍俊不禁:“都让你说完了。”

“啊?”赵鹤没懂。

但不妨碍战友们对他这番高见的肯定。

戚言:“确实是车轱辘话。”

王轻远:“而且带着非常影响行进速度。”

宋斐:“就算过两天又想听了,市区哪还搞不来一个收音机,没准现在那边已经人手一个了,我们蹭着听都行。”

冯起白:“那就扔这儿?”

何之问:“扔吧。”

罗庚:“剩下人我代表了,扔。”

乔司奇:“谁让你代表了!”

林娣蕾:“你不同意?”

乔司奇:“那倒没有,我就是想提醒大家,下回照镜子的时候看仔细点,咱们有一个算一个,背后肯定都闪着圣光。”

周一律:“不好看?”

乔司奇:“我简直要再一次爱上我自己了。”

武生班小伙伴一起把收音机拎回到四十三人面前,后者的表情像看到了精神病。

还是愿意飞身为你挡刀的那种。

有人直接就哭了,也不知道都是老爷们儿感情咋就那么纤细。

这边黄默耐心叮嘱,电池尽量省着用,别像前几天似的放那么久。但有新人来的时候必须放,不能吝啬,诸如之类。那边宋斐则重新打开收音机,正好整点新闻再度从头开始,他举着手机录了十五分钟音频。

终于觉得差不多,按下录音停止键的时候,宋斐才发现戚言正盯着他。

“以备不时之需。”宋斐挑挑眉毛,把手机揣回兜里。

戚言赞许点头:“聪明。”

宋斐愣住,下一秒噌地凑过去:“你再说一遍!”

戚言茫然地眨眨眼睛:“聪明?”

宋斐:“你刚才明明是肯定的语气!”

戚言恍然大悟,笑着揉乱了宋斐的头发,但那句称赞,死活再没说。

旁边的化学班和新同学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哭的还在嚎啕,没哭的就各种真诚感谢。谢得武生班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那架势如果有个香案,都能把他们供起来。

“差不多行了——”

宋斐一声大喝,后厨瞬间安静。

“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真不用这样!”

宋斐的呼喊情真意切,听得人无不动容。

“重新开学以后报答的机会多着呢。记住,我叫宋斐,历史学院旅游管理系……哎哎你们别拉我走啊我还没说完呢我的宿舍是东区男寝2号唔唔唔——”

※※※※※※※※※※※※※※※※※※※※

感谢圆耳的喵喵的火箭炮!

感谢二宫金次郎、乔司奇(X2)、我只是腐女、苍山负雪、双面鬼的手榴弹!

感谢金橘味可爱鹿、展拒拒*、哎呀呀、小黄鱼、萧、枫叶落纷纷、一只水表、Rinko、泠瑾墨、溪水长流、小鼠、九鲤、19075668、农民、流星麻麻、禾小平、墨染、傻乐、rebecca、遇可、夜夜加班刀、焉木木木木木木木木、南槿、心的倒影(X3)、小可爱、晓玥、皆岸、17130420、false、星夜的地雷!

么么么~~~

喜欢丧病大学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丧病大学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 - 丧病大学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罪爱安格尔·暗夜篇丧病大学超感应假说我的鬼神郎君蛊毒亲爱的弗洛伊德青行灯前夫高能死亡万花筒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请魅惑这个NPC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破云光暗之匣天师天命新娘
完本推荐: 名士全文阅读综艺小白和三栖巨腕全文阅读别打扰我赚钱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子夜鸮全文阅读[火影]喜当爹全文阅读总裁我想给你生包子全文阅读千王Ⅰ(骗王之王)全文阅读青行灯全文阅读似是故人来全文阅读奥林匹斯精神病院全文阅读相媚好全文阅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全文阅读孟醒全文阅读这个魔头有点萌全文阅读强势攻防全文阅读星际之崩裂王座全文阅读棋魂同人 季家小四全文阅读古代试婚全文阅读奈何只钟情于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天武帝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重生写推理小说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农门娇俏小厨娘黎明之剑画春光仙宫新欢有点儿帅总裁大人萌萌宠跨界演员步步诱妻,老公宠上天!冷宫娘娘有喜啦武神皇庭洪荒历百家祭大唐之公子世无双九天特种兵王在山村重生媳妇有点甜清初情缘秒秒的咖啡店吾家娇女承包大明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横推二次元余生有你,甜又暖他是狮子这个男主不讨喜前任无双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丧病大学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