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丧病大学 >> 陷落鲁班(上)

陷落鲁班(上)

“他们跑远了?”

“差不多吧, 这都四首歌的时间了。”

“你这四首没一个听着像人类社会的。”

“是你不懂欣赏。”

“得,它们喜欢就行。”

周一律说着看了眼下面乌泱泱围着的丧尸,确定个头最高的举起手也抓不到自己的脚,这才多少踏实点。一直抓着墙壁凸起的手被风吹得针扎一般疼,现下已经有些木了。他小心翼翼地收回来, 一边努力保持身体平衡, 一边把手缩进袖子, 让其在暖意中慢慢复苏知觉。

或许是清瘦的缘故,乔司奇站在窗台上就稳当许多, 也不需要学周一律那样抓什么来当平衡支点, 纸片人似的身体往玻璃上一贴,人就完全镶嵌进了窗户框。

“我以后再不吐槽你们院系楼奇怪了。”乔司奇忽然说。

周一律挑眉,对这突来的感慨摸不着头脑。

“要不是它设计得这么另类, 我们也爬不上来。如果跟食堂或者格物楼似外墙壁光滑得都没下脚的地方,咱俩现在还在底下带着丧尸跑圈呢。”乔司奇每每想到这里, 都心有戚戚焉。

Johns难得的客观公正让周一律老怀安慰, 正想附和,背后却传来啪地一声!

周一律吓得虎躯一震, 整个身子就要往外倒,幸而最后关头高举左手抵住了窗台上沿,这才稳住身形, 从乔司奇的角度看就是一个标准的要去炸碉堡的威武姿态。

但这种时候乔司奇也顾不得吐槽了, 确切地说根本是噤声, 因为从他的位置根本看不见周一律的窗户里有什么, 只能神色紧张地等着战友汇报。

顶天立地的周一律僵硬地回过头,正对上玻璃内一张铁青的脸。

黯淡的光线里,周一律看不清对方是人是鬼,亦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无声与其对视。然而没过两秒,对方忽然张开血盆大口,狰狞地扑过来!

周一律一个激灵,本能就要往后躲,可脚底刚一动,才反应过来这是窗台,退无可退!

咚!

丧尸整张脸重重撞在了玻璃上,五官因为用力过猛而紧贴玻璃,扭曲得可怕。

周一律长舒口气,还好,有玻璃。

这厢乔司奇看不见,也听明白了,紧张地小声问:“丧尸?”

周一律疲惫地点点头。

“你们这楼玻璃结实吧?”乔同学一贯以来都很有危险意识。

周一律白他一眼:“放心,你就是把头磕破了,它也不能碎。”

乔司奇黑线:“这例子让你举的。我见血对你有什么好处?”

周一律很认真地想了想:“……爽?”

要不是分隔两窗,乔司奇真想一记断子绝孙脚:“我他妈命都不要了过来陪你一起战斗,不说感天动地,也义薄云天吧,你就这么对待兄弟的?!”

乔司奇的声音里带上了哽咽,这可把周一律吓得不轻,连忙真情实感诉衷肠:“我知道你够意思啊。要不是拿我当兄弟,你抽风了不要大部队跟我一起在这儿遭罪?”

“心里知道为什么嘴上不说?不,你说了,就是没一句中听的!”

“好朋友不就是相爱相杀吗!我要握住你手说,乔司奇,谢谢你过来,有了你,冬天的夜再不寒冷,风雪再不呼啸,天地解冻,万物复苏,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信仰,你爱听?”

“特别爱。”

“你要不要这么矫情啊!”

“我就是这么矫情!脆弱!玻璃心!小公举!”

“……”

当一个人对自己的定位已经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任你嘲讽,我自坦然,周一律也没什么可挣扎的了。况且,人家为你连命都不要了:“乔司奇,谢谢你为……”

“哎妈呀,打住吧,太恶心了。”

“你刚说完你特别爱!”

“我后悔了。”

“……”老天爷你为什么还不打雷!!!不打雷来道金光也好啊,收了这妖孽吧!!!

咚!

雷没下来,丧尸来了。

没好气地回过头,周一律刚想再跟一玻璃之隔的丧尸对峙一下,却发现身后的玻璃里已经没了那张脸。

那刚才的撞击声是哪里来的?

周一律正疑惑,就听见乔同学正义愤填膺地对肇事者展开批评:“吓周一律可以,吓我就是你的不对了。再说你要真想吃我,你就出来啊,隔着玻璃吓唬人算什么能耐……”

在这边也看不见乔司奇窗内情况,但周一律想想就知道,丧尸能拍他的玻璃,自然也能拍乔司奇的玻璃。而相比自己的简单粗暴,Jonhs显然更希望能从精神层面对丧尸们进行彻底的洗礼——

“就你目前这种行为,我只能送你四个字,我鄙视你!不够?还有八个字的,你……不要开窗户啊啊……”

周一律瞪大眼睛看着乔司奇所面对的窗扇从内部被缓缓打开,正处于一种完全不敢相信的震惊中时,又听咣地一声,乔司奇已经伸手把那窗扇又向自己这边拉了回来。

一活人,一丧尸,一外部,一屋里,饱含力量,旗鼓相当,同一扇窗,同一个梦想。

“你他妈过来帮帮我啊——”

“为什么它们会开窗啊!”

“这个问题能不能等我安全了再研究!!!”

乔司奇的呐喊唤醒了周一律的神经,他立刻伸出在袖子里缩了多时的手,重新探出去牢牢抓住墙壁凸起,同时另外一只手毫不犹豫伸向乔司奇:“跳过来!”

乔司奇心头一热,几乎控制不住又要飙泪:“你胳膊太短了我他妈够不着啊——”

周一律忍住帮丧尸一起啃战友的冲动:“那就往上爬!”

幸而乔同学还算听话,迅速四下环顾,瞅准一个落脚点,二话不说松开扒着窗扇的手。正与他持久抗衡的丧尸不查,咣当一声,后仰倒地。

乔司奇犹如赵飞燕附体,足下一点,轻盈身躯已离开窗台,贴附到了楼体上,噌噌噌没两下就爬到了周一律的斜上方。

周一律怀疑自己看到了一个假的乔司奇,不可置信道:“你什么时候身手这么矫捷了?”

乔司奇黑线:“逃命都快一个月了,我总不能一点长进没有吧。”

周一律想想,也是。一个月前他还在切寿司,如今刀仍是那把刀,菜却不是那盘菜了。

生活平静的时候,他觉得过五年和过五天一个样,无非上学读书撩女神,还从来没撩成功过。可当平静被打破,短短二十几天,却像过了一个世纪。

“喂,”头上传来乔司奇的声音,“咱俩是不是先找个教室先躲一下?这么色香味俱全地露在外面,太危险了。”

周一律认可乔司奇的提议,但没有马上回应,而是陷入了某种思考。

乔司奇以为周一律仍有犹豫,故而再接再厉:“就算我俩要跑,也得等下面这些散了吧。我俩这么帅,不消失,它们怎么能散?”

“对。”周一律总算开口。

乔司奇白眼快翻上天了:“非得等我说你帅才同意是吧。”

周一律囧,彻底回过神:“我是在想我们该往哪里躲!”

“想出来了?”

“嗯,”周一律目光炯炯,“有一个地方,绝对安全。”

论脑子,戚言排第一,论体格,赵鹤排第一,论损招,宋斐排第一,论武术,罗庚排第一。总之两个武生班加一起,任何榜单上最靠前的可能都不是周一律。

但,这人全面。

脑子有一点,体格有一点,损招有一点,武术有一点,额外还有一点点勇气和义气。这就使得他非常可靠,既不会像宋斐那样突然抽风,也不会像赵鹤那样毫无章法。同样也让跟他在一起的战友,比如Johns同学,全身心信赖。

周一律说有这样一个地方。

乔司奇就无条件相信。

但——

“那个地方是在楼上吧?”

“怎么这么问?”

“因为如果我们再不往上爬,可能就会被拽下去了。”

周一律直觉低头,只见楼下丧尸里不知何时多出七八张新面孔,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咔咔往上爬,速度最快的眼看就要抵达一二层窗户之间!

“去顶楼!”周一律大喝,手脚并用开始往上逃窜!

乔司奇本就在周一律上方,闻言立刻启动。爬没两步,他下意识抬眼望了下所谓的“顶楼”,死的心都有:“你就不能选一个近点的地方吗!!!”

鲁班楼一共十层,乔司奇目前所在的位置至多三层,距离顶楼,真可谓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

更要命的是丧尸的攀爬速度还大有愈来愈快之势!

晃个神的工夫,周一律已经踹掉了一个企图抓他脚踝的丧尸!

收回眺望顶楼目光的乔司奇正好瞥见这一幕,简直要疯:“怎么就身手忽然敏捷了啊!!!”

周一律又踢开一个已经爬到身边的丧尸,欲哭无泪:“肯定是从艺馨楼跑过来的!”

“你们一个建筑学院为嘛要挨着艺术学院啊!”

“人类对美的感受是共通的啊!”

“……”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追兵的鞭策,爬到大约六楼的时候,周一律就赶超了乔司奇。连带着,追逐周一律的丧尸成为了乔同学的邻居。

起先乔司奇只注意到了周一律,原本还想吐槽一下,完全不拉扯一把后进同学。可没等开口,他的胳膊先被人拉扯了,要不是他挣脱得快,手腕就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定睛一看,丧尸距离自己只有一臂之遥。

乔司奇的头皮炸开,再不敢啰嗦有的没的,拼尽全力往上爬,企图甩开同桌。可心里又觉得,这样根本是徒劳,用不了多久他跟对方肯定就会有一场恶战。可是在楼体上恶战,百分百过不了两招他就得坠楼!

与其这样,不如先随便找个能进的屋,稳定住当前要命的局面才好啊!

这样一琢磨,乔司奇马上就想跟周一律说。可抬起头之后,他立刻蒙了,头顶茫茫楼体,哪里还有战友身姿。

心里骤然一酸,瞬间翻江倒海。

“周一律啊啊啊啊啊啊啊——”

乔司奇这一叫撕心裂肺,天地无光,草木都为之动容。

“喊什么!!!”

不知哪儿冒出了周一律的声音。

乔司奇眼泪鼻涕已经全出来了,闻言愣住,半截鼻涕挂在那儿随风飘荡。也不知道该冲着哪边,就愣愣地对着不知名处:“你、你没掉下去?”

“你这是高兴还是失落啊!!!”头顶七楼窗户里总算冒出熟悉的脑袋。

乔司奇大喜过望,不光喜周一律安全,更喜对方同他想到了一起!

忽然眼前寒光一闪,寿司枪夺窗而出怼掉了已悄悄贴到他身边的丧尸。

“赶紧进来!”周一律已经放弃了吐槽这个从来不能一心二用更别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单线程战友的欲望。

乔司奇这才发现周一律所在的窗户没有玻璃,确切地说是玻璃不知什么原因碎裂脱落,只剩下边框上还粘着点碎渣,难怪周一律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

而现在,这个空洞窗口里,再一次伸出战友的手。

这回乔司奇没有再嫌弃队友胳膊短,而是深吸口气,举手扣住窗台上沿,抬脚踏住一个凸起,猛然用力,整个人又往上窜了半米,未及站稳,便飞快伸手,紧紧抓住周一律!

周一律瞬间用力反握,短促有力地重复了一遍:“上来!”

乔司奇心潮澎湃,脚下一个用力……滑了。

周一律只觉得胳膊忽然被重重一扯!幸而他反应快,绷着劲儿,在感觉不对的同时往回来,让力与力之间有些些许抗衡和消弭,否则肩膀绝逼要脱臼!

“你干嘛呢!”周一律气急败坏。

整个身子已经晃荡在半空中的乔司奇,也想跟着战友抽自己:“没踩住打滑了呜……”

说话间乔司奇已经两手握住周一律,仅从手心温度,后者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我不想死。

他刚想丢下寿司枪,把另外一只手也伸出去拉战友,忽觉背后不对,一个回头,果然有丧尸正扑面而来!

周一律跳进屋的举目所及是没有丧尸的,但他并没有时间去锁门,所以现在有丧尸被声音吸引过来也不奇怪。

一枪捅空!

丧尸已到面前!

周一律一个铁头功,用护目镜之力将对方磕着后退两步,但半个身体被外面的战友牵扯着呢,根本不能乘胜追击,只好再扭头冲窗外喊:“你快点,我要坚持不住了——”

窗外的乔司奇正拼尽全力找落脚点,奈何真的很难。每次感觉要踩住了,又会被突然剧烈抖动的战友之臂晃开。

“你别动啊!!!”乔司奇几乎把脚尖绷直,去够踩踏点,但总功亏一篑。

窗户里的战友也狼狈至极:“丧尸要啃我我能不动吗!!!”

丧尸两个字让乔司奇心里一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哀嚎:“那你千万别松手啊!!!”

“你要再不上来我就真松手了!”

“你敢松手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随你便!”

“我天天午夜梦回在你耳边念英语,让你做梦都是Lily、Lucy、Hanmeimei、Lilei、Jim、Uncle Wang!”

“……啊啊啊啊啊!!!”周一律在一连串童年噩梦般的小伙伴名字中灵魂附体,仰天长啸,终于一枪丨刺入丧尸脑袋,回手拼尽全力,腾地就把乔司奇给薅了进来!

※※※※※※※※※※※※※※※※※※※※

感谢寻壑的火箭炮!

感谢不知邪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胖马啊喂、BBingray、那厮、我只是腐女、Belial的手榴弹!

感谢荀令君、╭(╯3╰)╮、JOJO、momo(X3)、十五特别乖巧、瓶子来了、岚==、花酉吃奶油、流星麻麻(X3)、?无语伦比、Aaa、大大,这块板砖是你掉、丸子的宝贝、szrenfang、踢阿娜、璃墨文、雪球子(X6)、二二都经、阮灵、3D、在中nancy、倦倦、向大大菊花里、酱酱酱、小黄鱼(X2)、?放光的犄角的地雷!

群么么么么~~~~~~

喜欢丧病大学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丧病大学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 - 丧病大学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丧病大学破云天命新娘死亡万花筒天师请魅惑这个NPC光暗之匣超感应假说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我的鬼神郎君罪爱安格尔·暗夜篇青行灯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蛊毒前夫高能亲爱的弗洛伊德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完本推荐: 论撩世家子的技巧全文阅读娱乐圈之大长腿女友全文阅读我的青春你的城全文阅读福宝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在劫难逃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三部)全文阅读壮妻全文阅读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夏之叶全文阅读孟醒全文阅读红线记全文阅读神医重生厨娘子全文阅读问道章全文阅读玛丽苏历险记全文阅读他最野了全文阅读武将观察日记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子夜鸮全文阅读野性之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这个绿茶我不当了超神制卡师山河盛宴秒秒的咖啡店重生媳妇有点甜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渊魔法纪元大府小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火影:我被封印了六十年顷洛惊华一不小心就无敌啦沧元图娘娘她总是不上进朔明总裁大人萌萌宠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金粉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步步诱妻,老公宠上天!承包大明清初情缘娇藏画春光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西游:猴子挖通了地球如果能少爱你一点魔临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丧病大学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