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夏书库 >> 丧病大学 >> 格物遇险

随着神曲发力, 乔司奇和周一律成功将尸群的四分之一留在了鲁班楼下。实际上这已是极大的成功了,因为疾速移动的猎物带来的吸引力是本能的,任凭他俩叫破喉咙,不买账的仍比买账的多。

2班四个同学在周一律爬上窗台的时候, 内心OS无一例外都是“我勒个草”。这种自杀式诱敌法难道不应该是主旋律英雄电影里的专利吗,现实中谁会脑子有坑啊,牺牲我一个换来万家笑开颜。

可当一贯先喊怕的乔司奇竟也毅然陪他一起跳上去之后,四人的心理都起了一些变化。

心无惧色, 我自横刀向天笑,是大英雄的气概。

怕得要死,却还迎恐惧而上,是平凡人的勇敢。

普天之下少见豪杰。

芸芸众生皆有热血。

艺馨楼已过, 又一个十字路口, 子弹一样跑在最前面的赵鹤, 回头看一眼仍穷追不舍的丧尸大军,和落在最后几乎要跑断气的何之问, 还有在他身边一左一右——明明可以跑得更快却一直跟随他节奏跑的戚言和一个劲给他打气喊着胜利就在眼前千万不能停下脚步的宋斐, 落地的右脚跟当下一拧, 整个身体左转四十五度!

紧跟在他身后的吴洲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动作,立刻出声:“我去引, 你们继续!”

赵鹤无语:“不要命的事抢屁抢!”

吴洲倒不是非跟他争这个牺牲名额,而是从实际出发考虑:“你身手更好, 留着更有用!”说完也不等赵鹤同意与否, 率先完成九十度转身, 脚下一个加速度,冲进艺馨楼和求实楼之间。

此时的求实楼上半部已经完全被烟尘笼罩,显然爆炸就是发生在中上层,并且伴有燃烧,但未见明火,只有浓烟仍不住从震碎的空洞窗口往外冒。楼上似有人在呼喊,听得人心里难受,但这种情况里,真的谁也顾不上谁了。

吴洲果断选择艺馨楼作为诱敌栖息地,狂奔之姿的方向也更加明确。从头到尾看着同班同学争来抢去的冯起白,一肚子槽简直不知该从何而吐。

这是勇闯格物楼还是热气球环游啊,还带一路飞一路往下扔沙袋减重的吗!!!

白眼翻上天,脚下却恨恨一踏,追着吴洲的方向跑了上去!

赵鹤大吃一惊,要知道在往食堂逃的时候,这小子就是独得不行,一把雕刻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连他们都得躲着点,生怕被误伤。到了后厨里,即便过很久,似乎放下了防备心,也依然少话,很多时候都显得有点阴郁,倒符合一个艺术家的气质。

然而现在,艺术家十分违和地借用了富二代战友的语录——

“有我在,你们放心,务必拿到收音机!”

赵鹤其实不太放心,而从吴洲同学回头的惊讶表情看,后者心里似也不太有底。

与鲁班楼诱敌同样的套路,不同的是吴洲在奔跑中已经开始狂歌,直接当身后一大波丧尸引入歧途。

剩下的赵鹤、何之问、宋斐、戚言四个人,没时间等到吴洲与冯起白安全上窗了。他们只能在心里祈祷战友安全。

抬头远望。

格物楼已映入眼帘。

不同于外墙奇形怪状落脚之处层出不穷的鲁班楼,也不同于造型优美灵动极富艺术气息充满便于攀爬的欧式花纹造型的艺馨楼,格物楼一如它理科学院的属性,简洁利落,大方实用,外墙就是外墙,窗户就是窗户,没阳台,没造型,没花纹,没装饰,完全就是一座放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都不会显得新潮的矩形教学楼,唯一能看出些许时代感的,只有它一共十二层的高度。

何之问已经跑得喘不过气了,要不是望楼止渴,一直被那一抹就到了就要到了的希望支撑着,他说不定真就豁出去不跑了,变丧尸就变丧尸吧,起码丧尸跑起来感觉不到累。

赵鹤又跑又着急,已经一脑门子汗,等看清格物楼的朴素造型,当下绝望:“怎么进楼啊——”

赵鹤没来过格物楼,确切地说教学楼区他都不太过来,体院的楼在田径场附近,这边之于他,就跟一所陌生学校没两样。

戚言是闭上眼睛都知道格物楼模样的,自然也早有打算:“上树,诱敌,从门进!”

这是他们去快递点的路数,赵鹤一点就通。但问题是,他抬头看看孤零零伫立在道路尽头的格物楼,虽没到跟前,大眼一望也认得出是一片开阔地。不知是不是格物楼太靠里面,属于未完全开发的校园区域,所以待遇比快递点还不如,别说大树小树,连个灌木丛绿化带都没有。

“树在哪儿啊!”跑在最前面却锁定不到目标,赵鹤急得要吐血。

何之问听得也要吐血:“哪那么多问题,你跑到前面就知道了!”

赵鹤被训得不是很开心,可说话间脚下已又跑了不小一段距离,格物楼的正门已经出现在视野当中,赵鹤也终于明白了何之问的话——只见四周一片荒地的格物楼,偏在正门跟前有两棵七八米的树,因树叶落尽,只剩下光秃枝条,但枯枝仍纵横交错,不难想象春夏时这树的枝繁叶茂。

两棵树相隔五米左右,都在格物楼正门台阶下来的左手边一侧,距离台阶近的那棵稍高些,远的那棵稍矮些,二者之间摆着两张长椅,为严肃认真的教学楼平添了几丝温馨浪漫。

有了目标,赵鹤跑起来更有劲了,几乎是一口气跑到距离楼体稍远却距离他较的那棵树下,蹭蹭蹭就窜了上去。待他爬到树杈,另外三个人才姗姗来迟,赵鹤也不商量,直接开口:“你们都去那棵!”

三个人没时间想更多,条件反射都是觉得赵鹤想独霸一棵树,但直觉又不愿意相信。疑惑间,七手八脚也都上了树。

看不见尽头的奔跑终于停止,久违的休憩让小伙伴们恨不能把最张到最大去吸气呼气,何之问更是喘得动作剧烈,差点抱不住树杈。

赵鹤好一些,虽同样喘得厉害,但平复起来也快。

等到他觉得差不多心平气和时,没有被四个战友带走的丧尸,全部集中到了树下。

密密麻麻,至少还有四五十个。

格物楼正门里也不时有丧尸闻讯而出,过来凑热闹。

“幸亏学校还给你们院种了两棵树,”赵鹤想起来都后怕,把树杈搂得更紧,“不然咱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戚言不知该气还是该笑:“只有你不知道物理院楼前有两棵树。”

宋斐作证:“连我这个学渣都知道!”

赵鹤莫名其妙:“我又不到这边上课,再说,就算过来,谁会注意两棵树?”

何之问:“你以为这是普通的两棵树吗?你以为这是学校随便种在我们院门前的树吗?大错而特错,这是我们院自己种的!!!”

隔着五米,赵鹤都能感觉到何之问喷出的口水,囧:“就算是你们学院自己种的,也不用这么义愤填膺啊。再说了,我也没发现这树有什么不普通,不就是树杈多了点,造型丰满了点……”

何之问:“这是当年砸了牛顿的那棵苹果树!”

赵鹤:“呃,我承认我学习不如你们,但看着也不像傻子吧……”

宋斐噗地乐出来,连忙帮腔:“他没说全,应该说这棵树是剑桥大学那棵砸了牛顿的苹果树的后代。据说是他们系主任费劲千辛万苦才从英国弄过来的。”

赵鹤:“……”

戚言:“其实剑桥大学那棵树也不是真正的砸牛顿的苹果树了,有说是另栽的,有说是从原树上引出一部分再种的,他们系主任应该相信后者,所以弄来了后代的后代,种在这里激励物理院的学子们。”

赵鹤咽了下口水,很认真地问:“你们觉得这事儿听起来有可信度吗?”

戚言微笑:“很风趣。”

赵鹤长舒口气,还好,起码还是有战友智商在线的。

何之问仍言之凿凿,捍卫学院荣誉,赵鹤也不跟他多辩,权当默认。可前者不依不饶,逼得他没辙,最后只好说:“我信了,真的。”

结果何之问脸一撇,满腹委屈:“我不信!”

赵鹤黑线,连忙再三诚恳道:“这树和学校里那些其他的破树不一样,肯定不一样!”

何之问:“你敷衍我。”

赵鹤:“我没有!”

何之问:“那你说说不一样的理由。”

赵鹤:“我趴上面这么久了,一根树枝都没断!”

宋斐、戚言:“……”

何之问:“我信你了。”

呼吸调整得差不多,赵鹤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独霸一棵树的意图:“我把树下还有楼里,起码是一楼大厅里的那些丧尸尽可能都引出来,你们看准时机,悄悄下树,落地就往楼里跑。至于里面,我爱莫能助了。”

宋斐差点儿听傻了,不用想都知道不可行:“乔司奇吴洲他们还能进个楼,你在树上,我们都进去了,你怎么脱身?飞回去?”

赵鹤倒是想得开:“能飞回去就飞,飞不回去就在这里等你们。”

戚言也不认同:“我们还不知道要在里面耽误多久,别说一宿两宿,就是几个小时,你都未必挨得过。”

赵鹤当然不想死,他只是觉得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但其他三个学术型选手显然需要更有力的说服。

“这样,我在这里等着,只要你们一进入安全房间,就开窗户帮我把树下丧尸引开,至于后面我怎么跑,往哪逃,你们就不用操心了,反正肯定死不了。”赵鹤想了想,又补了句,“当然如果等到受不了了你们还没动静,别怪我自己先溜。”

“你要是真能先溜我们得谢天谢地!”宋斐哭笑不得,又觉得眼底发热。

这就是赵鹤,从不煽情,简单粗暴就给你心上一拳。

“你别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赵鹤被宋斐盯得不自在,总觉得浑身不对劲。甩掉恶寒,清了清嗓子,“我要开始了,你们盯着点门口。”

三战友乖乖听话,一起转头紧盯格物楼正门。

很快,非常遥远的神曲与比较遥远的流行R&B混杂的夜空里,又多出第三道声音。

只不过没再歌唱,就是原始的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嘶吼——

“操你妈我说多少次了我不想练跨栏不想练跨栏不想练跨栏啊啊啊啊啊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我爹啊!转你妈逼转项,再逼我信不信偷录小视频微博曝光你逼运动员吃兴奋剂!我他妈就想一辈子撇标枪啊啊啊啊啊——”

狂风乍起,挂着三个人的苹果树依然被吹得枝条乱晃。

宋斐紧张地用力搂住树杈,回头真诚冲着何之问叮嘱:“记得回去告诉吴洲和傅熙元,让他们有机会提醒一下赵鹤的老师和教练,出来进去多注意安全。”

这一提醒还有没有机会带到教练耳边不得而知,但格物楼的丧尸们确实被吸引出来很多。不知是不是人在情绪激动时,连声音都能带上鲜活的人类味道,相比前四个诱敌伙伴,赵鹤显然更有效率。

五分钟以后。

赵鹤终于喊爽了,抬眼一看,格物楼里面已经出来了不少丧尸,起码现在从正门望进去,基本是空的了。可转头再一看,另外一棵树上的三个战友不知是听得太入神,还是有别的顾虑,没半点下树的意思。

这会他的树下已经尸头攒动,一片热闹光景,围在最外层的距离宋斐那棵树仍然很近。赵鹤一琢磨,索性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正对着宋斐那棵树和格物楼,改吼为歌——论震慑吸引,吼声无敌,论持久续航,唯歌声不败。

赵鹤的曲库都是励志风,一会儿超越梦想一起飞,一会儿怒放的生命,奔放的节奏里竟将丧尸渐渐带着偏移,最后整个尸群都变成正对着赵鹤,背对着宋斐那棵树与格物楼正门。

三个一直等待的小伙伴终于寻到时机,屏息悄悄从树上爬下来,头也不回就往楼里奔!

就在小伙伴们落地的一瞬间,赵鹤原本就怒放的歌声,更是直接飞上辽阔天空,个别丧尸已经忘记自己伸出来胳膊是想抓人还是想跟着节奏动次打次。

格物楼一层大厅里灯光明亮。

尸潮爆发的时候是白天,正常来讲不该开灯的,那么这种现象只有一种解释——尸潮爆发后有人来到或者就在格物楼里,至少挨到了夜晚,故而才开了灯。

但是开灯之后呢?

他们是生是死?是依然在楼里顽强坚守还是已经冲到别处?抑或……感染变异。

三个人都不免要多想,但又都阻止自己多想。

偌大的格物楼一层大厅,此时肉眼得见的,只剩下五个丧尸。显然这五位对赵鹤的歌声不为所动,对大厅正中央的牛顿半身像更感兴趣,正一字排开,面对雕像,驻足欣赏。

虽然只有背影,但宋斐可以断定这五位是何之问的院友,因为在踏入这个大厅时,后者第一眼也是用崇敬的目光瞻仰了一下伟大的物理学先驱。

——这是一个有风骨的学院。

三打五,而且何之问可能还只有0.5的战斗力,他们没任何胜算。故而三人也不敢出声,贴着墙根以极缓慢的速度向大厅尽头的电梯行进。可电梯就在雕像斜后方,只要三个人靠近电梯,从丧尸的视野范围就可以轻而易举捕捉到它们。唯一能做的,只剩下祈祷那五位足够专注,或者发现他们的时间足够晚,晚到他们来得及打开电梯。

然而牛顿大神没有听见他们的祷告,就在三个人刚刚进入丧尸视野范围,两位前物理院学子就抛弃掉信仰,选择了本能!剩下三个人被同伴牵引,也发现猎物,面孔瞬间兴奋而狰狞,狂扑而来!

“快进电梯!”戚言扔下这么一句话,也不管宋斐他们回应,直接快速奔跑起来,眨眼间已经绕到了大厅另一端。

五个丧尸无一例外开始追逐移动猎物,也被引了过去。

何之问见宋斐发愣,一狠心,直接拉起他往电梯处跑!

两个丧尸听见声响回头,发现宋斐与何之问,刚想调转目标,戚言忽然大喊大叫起来!

两个丧尸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戚言。

但大喊大叫同样引来了三个门外丧尸,任凭赵鹤唱破音,这三位仍然锲而不舍地返回格物楼寻找声源,更要命的是它们进来的位置正好在戚言前方!

前后夹击,戚言进退两难!

那边的宋斐与何之问已经按开了电梯门,所幸里面没有丧尸,二人立刻进入,宋斐马上朝戚言喊:“赶紧过来——”

一嗓子喊了戚言,也喊了丧尸,且后者比前者更快地跑了过去!

戚言心头一紧,大喝:“关门——”

同时一个翻身,爬上放在大厅一角的巨型地球仪石雕的底座之上。

虽然地球仪是圆的,但好在够大,而且球体表面用心刻的大洲大洋和岛屿板块,使得球体表面并不光滑,虽费些劲,但也足够戚言踩在半人多高的底座上,继续往球体上爬,并最终成功登顶!

就在戚言登顶的瞬间,电梯门正好合上。

戚言没看清宋斐的脸,但在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却不自觉长舒口气,比自己死里逃生还要安心。

回过神,围在地球仪下面的八个丧尸,有两个已经快要爬上底座了。戚言一手紧紧扒住圆形巨石表面,一手解下后背拖把枪,扑扑两枪,将之击退,但都没戳中要害。

剩下几个似乎没有攀爬能力,动作僵硬,试了几次也撑不住底座边缘。

戚言忽然很庆幸,这是在物理学院楼,不是在体育学院楼。

咦?

戚言忽然肌肉绷紧,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才身体好像往前滑动了一点点?

咔。

细微的声响,但很清晰,更要命的是戚言可以确定,他的身体又往前走了两厘米。

不,严格讲不能算是往前,而是以贯穿球体的钢轴为圆心,沿着赤道方向向前滚动了两厘米……

这个地球仪是可以转的。

所以这不是一个像地球仪的石雕,而是一个像石雕的地球仪……要不要做工这么栩栩如生啊!

啪。

灯光忽然湮灭,整个大厅刹那陷入黑暗。

戚言下意识去找门口,可竟然搜寻不到。就算有人或者丧尸按灭了大厅的灯,门口两棵苹果树附近还有许多路灯呢,不可能没有一点灯光从仍然敞开的正门透进来。

可现实的情况就是,整个世界都黑了,黑得彻底,黑得绝对。

不是被谁关了灯,是整个格物楼,甚至包括楼外路灯的整片区域,断电了。

一阵颤栗在戚言心头炸开,宋斐还在电梯里!

※※※※※※※※※※※※※※※※※※※※

第二更来啦~~~

——————

感谢山萌王熊的地雷+手榴弹+火箭炮!

感谢凤舞花涧(X2)、心的倒影(X2)、澹台沐瑾、流星麻麻(X3)、momo(X3)、╭(╯3╰)╮、大白菜、再不更新我以为你卡文(X2)、没馅的包子、fanmaoer、凉凉凉凉、十五特别乖巧、陈鸣涧(X2)、提笔、丸子的宝贝、-、阮灵、黑芝麻馅儿胖汤圆、小问www、钢厂小霸王、怡熙子、3D、荔荔在木、 初冬的风筝、毛聆、22501230、20878278、sun8ling、榆木。、流星麻麻、高冷的心机婊、深雪湖心、不知邪的地雷!

么么么么~~~~~~

喜欢丧病大学请大家收藏:(www.hxsk.net)丧病大学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 - 丧病大学txt下载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华夏书库

猜你喜欢: 天师死亡万花筒破云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晨曦篇青行灯前夫高能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罪爱安格尔·暗夜篇亲爱的弗洛伊德蛊毒超感应假说请魅惑这个NPC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天命新娘光暗之匣我的鬼神郎君
完本推荐: 大管家,小娘子全文阅读听说你想打我全文阅读古代试婚全文阅读求退人间界全文阅读星际之崩裂王座全文阅读招魔全文阅读破云全文阅读别怕我真心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无可救药全文阅读爱我就要说出来全文阅读小祖宗全文阅读一禽定音全文阅读萌系血族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武将观察日记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小可爱,你假发掉了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学霸全文阅读皇后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天尊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觅仙道穿到民国吃瓜看戏超脑太监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奶爸的修真人生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承包大明万道剑尊攻略世界要死一千次新欢有点儿帅神魔之玥上为尊婚后忽然得宠我的学姐会魔法宋先生你又装病北宋大丈夫画春光神帝止戈通幽大圣龙王大人是我夫小阁老撒娇福晋最好命魔临帝霸鱼不服大道魔医超强兵王在都市来自未来的神探汉阙

丧病大学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丧病大学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丧病大学txt下载手机版 - 颜凉雨的全部小说 - 丧病大学 华夏书库移动版 - 华夏书库手机站